2010年5月5日星期三

还马华一个年轻



政党年轻化在308政治海啸后一直成为各政党积极朝向的改革方向。然而,这些政党只是喊着改革的口号,但却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改革是有所牺牲的,改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可以意识到政治这一块肥肉在任何时候,都是香喷喷的,尤其是正处执政的舞台上,利益好处一箩箩。



政治不仅是权威之争,更不会局限于党职或官职的争夺,更多的是当权后所获得的工程合约或党联公司的高层职位安排等等,这些都是没有曝光在大众视线下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将会在领袖需要协助的时候,给予“支持”,以作为回报领袖的“照顾”。这一些“小故事”在政治圈子内,已不是什么秘密,更曾经被人炒作,而在党选中成为攻击对手的子弹。我党总会长蔡细历也曾在20081018日的党选中,遭到敌手的“漫画攻击”,漫画中描述了与利益集团挂钩的丑闻。但是,这是否属实,只有当事人才晓得。




执政集团策划国家的发展,坐拥发展计划的分配权。因此,执政的政党将会让这些利益集团给搞垮。与此同时,党职和官职无疑成了党内各路英雄争相追逐的肥肉。民联政党如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在308大选前,是一个弱势的政党,两个政党的国会议员加起来都不到20位。这一个在308大选前没有政治资源的政党,又如何吸引到“重量级人物”的加入呢?更别谈要他们代表民联上阵,以免成为炮灰。因此,民联只能派遣年轻有抱负的小伙子上阵杀敌,那些不怕当炮灰的年轻人一跃龙门,身价百倍,都是拜308大选所赐,他们都成了尊敬的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其中包括了不到三十岁的沙登国会议员的张念群,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员罗国本等等。



但是,眼看马华或民政,新血不是太少,而是被“安排”在三或四线领袖;若是与张念群等人相符年龄的廿余岁党员,他们连三或四线都挤不进去,只能被安排筹办党内的讲座会或激荡营的工作,更别谈有机会代表党“抛头露面”。




马华经历328重选,蔡细历领导的马华在新的人事安排中,被视为比翁诗杰更有“手腕”,更显其霸气和领导才华。我们无法否认蔡细历的确达到所谓的“海纳百川”,虽然重要职位都由蔡派人马占据,副手则由廖派及翁派人马“分猪肉”。但是,这一个“海纳百川”,多数州联委会的“双署理”布局,是否真的可以为党带来改变呢?!双署理的人选不是翁派和廖派各占一个,而是同一个派系占了两个署理的位子,好比彭亨的何启文和林锦胜,他俩难道不和睦吗?为何不安排何启文和郑联科呢?还有,雪兰莪的郑敬堡及余金福,他们不也是蔡派人马吗?为何又不是郑敬堡或余金福配洪正贤(挺翁的班丹区会主席)呢?若是海纳百川,若双署理的人事布局是为了安抚各路人马,双署理应该保留给不同派系的领袖出任。各州联委会双署理的安排简直是失去了海纳百川的意义,更为双署理的安排冒出不少的问号。



蔡细历的人事安排比翁诗杰的更具手腕,这一点并不否认。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马华开始走回头路,让老将重新回到权利的核心。槟城州联委会让多位已被槟州选民拒绝的老将来领导,“老人”如何与年轻的林冠英和刘镇东斗呢?不仅是槟城,还包括了雪兰莪和吉打。最重要的一点是,马华权利核心中没有迹象显示这一个政党走年轻化的路线。蔡细历领导的马华让年轻人更远离马华,老早已认为年轻人难以在马华发挥,现在老将“慈航倒驾”,怎有机会让年轻人上位呢?!翁诗杰领导的马华有了姚伟豪和颜丰守出任组织秘书,这两位都是马华新晋领袖,还有翁协文出任槟州署理主席,马青总团长魏家祥领导马六甲等等。但这也是“老人”都不支持翁诗杰的原因,后来也因叛变,而形成了“老少不是人”。





如今,马华的中生代领袖当中,计有颜炳寿和魏家祥,而魏家祥因是马青总团长而受委为副部长;但是,颜炳寿作为票选的副总会长,他理应该在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中获得一官半职。论党职,他比中委和当然副总会长还高;论专业,他是执业律师;论政治理念,他对翁诗杰的不离不弃,对政治原则不摇摆不定,有明确的政治理念和方向。针对阿拉课题和土著权威组织的课题,他比任何领袖更早站出来发表谈话和反驳。颜炳寿在党内的政绩比数位中选国会议员更标青,比在任的副部长更能胜任。若因为党内的派系斗争,而牺牲了一位有抱负的领袖,边缘化他的话,现任领导层就别提海纳百川,更别提选贤与能的“美丽谎言”。



无论如何,蔡细历的人事安排被外界看成有手腕,但也证明着马华的领袖不符现代政治需求。政党年轻化始终不是马华现有的方向,人们总说马华与华社渐行渐远,重选的成绩显示民意与党意差别太大,而如今的马华总会长所作的人事安排不也是与民意有太大的落差吗?著名政治专栏评论家胡一刀曾经作过这样的分析,即蔡派领袖的平均年龄超过60岁,而翁派与廖派领袖的平均年龄则在50岁左右,看来党意除了选择人民不认同的蔡细历当总会长外,也选择了让“过气的领袖”进入各州联委会的权利核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