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3日星期日

马华监督部落客



昨天有个学弟告诉我关于大学活动的纠纷,他把其对家的言论转述给我听,对家是这样说的“以前的事情不要谈,我们要谈现在。以前做了什么都是过去的,现在才是需要正视的。”难道以前自己曾做的错事就可以被原谅,对方在当下犯下的错误就不可被原谅吗?!

很多马华同志在“面子书”被人“tagged”上了一张相片,但若click下去的话,那不是一张什么春光乍泄的相片,而是一张马华纪委会发给一位“年轻同志”的信函,里头要他出席听证会。我在想这年轻人到底犯了什么大罪,非要他出席听证会不可。经同志们的“猜测”,他应该是在部落客惹了祸,才会有这样的下场。但这下场是否合情合理的呢?!

言论自由是马华一直主导的方向,马华博客也在308政治海啸后,开始萌芽长大,陆续有马华同志在网上织网,开启部落格,也让马华部落格有了很多的聚会,媒体时常以马华部落客的文章来做新闻。由此可见,马华部落客已经可以主导社会的新闻走向,也反映了基层的心声,更是党领导层不可忽略的一把声音。

但是,今天薛杰豪同志是否因部落格文章惹祸呢?!似乎还言之过早。但是,若这一个指控是属实的话,那马华如今要如何诠释“言论自由”这四个字呢?曾经几何时,今天的领导层也是当时批评领导层最“够够力”的人,不但通过其部落格,还通过报章大呼小叫。难道今天换了一个椅子,就换了脑袋吗?!纪委会是独立的,它只需要向中委会负责,今天纪委会的标准似乎过于苛刻了,它约束了党内不满的声音,它尝试利用纪委会的权力去压制不同派系的声音。

但是,他们忘了今天对付的人就是当日的自己。当时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说要监督马华博客的言论,即引起博客群起围剿,还把整个网站的那么版面改成黑白来悼念言论自由的死亡。此举获得媒体的推波助澜,让整个监督马华博客的建议流产,并没有认真地执行。但是,改朝换代后,一朝天子,一朝臣,纪委会的执行能力比前朝的纪委会更好,更认真。但是,这一次的角色对调了,当时抗议的博客成了今天的鸦雀无声,当时静观其变的博客却喊起抗议来,揶揄当时大呼小叫的博客。马华博客的网站也没有因此而把整个版面改成黑白,这说明了什么?一件事情,两个标准,到底原则在哪里?!

坦白说,若从政者都秉持原则去执行自己理念的话,那就不会存在换了椅子,换了脑袋的事情,更不会看人讲人话,看鬼讲鬼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