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PICC是白象建筑?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日前说要将国会从现有的地址搬到布城里去。此话一出,换来全体朝野政党的反对,反对党反对是必然的,但巫青团团长凯里也提出反对,他说宁可把钱花在人民的身上,也不坐在舒适的国会大厦内。群起反对后,纳兹里隔日则补充说,不会耗费太大的数额去建立新的国会大厦。相反地,将会沿用现有的布城国际会展中心(Putrajaya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re - PICC)作为新国会大厦的新址,而改造花费的数额不会太高。此举希望平息众人指建新国会大厦是浪费阿公钱的指责。



为何选择布城国际会展中心呢?纳兹里解释说因为布城国际会展中心的使用度偏低,希望改造之,让它变成另外一个用途,不至于浪费。话的确说得很有道理,把国会大厦迁移到布城,无疑是为了方便部长和首相当班,也让各部门的公务人员方便工作,无须驱车到吉隆坡去。坦白说,为了部长和公务人员的方便而迁移国会大厦,说来好像很过分,但也不失一个可以理由,只是看从哪个角度去看待而已。



我暂且不去争论迁移国会大厦是否恰当,相反地,我要探讨的是纳兹里口里所谓的布城国际会展中心的使用度偏低的说法是否证明了政府都在建白象工程呢?!使用度偏低意指在确定这项布城国际会展中心的建造中,并没有思考过其用途和是否妥当。若使用度偏低的话,为何当时还要花巨大的资金去建造一个“可能”被更换用途的会展中心?!纳兹里的说法虽然闭了众人的嘴巴,但也开启了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即国阵政府都在没有计划下,以巨大的金钱去建造一个属于地标性的建筑物,为的是好看,还是纯粹是为了地标性而设计和建造?



今天,在办公室里,我望向办公室后的布城国际会展中心,原来它只是一个孤独的建筑物,没有左邻右舍,独自一个地处在一个山坡上,其他的政府部门都离它远远的。它就是一个孤独的地标性建筑物。无可否认地,它的确是一个很宏伟的建筑物,地标性十足,但却不是一个用途广泛的建筑物。无人问津的建筑物,更凸显这建筑物的孤独和无奈,人气不多,变成一个孤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