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星期六

行动党无需对“不入阁”过敏






行动党倪可“敏”无需对马华做出不入阁的决定过“敏”,毕竟这是马华内部的一个协议,也是一个对华社的承诺。行动党该做的是赢完所有马华的议席,让“华人在野,马来人与印度人在朝”成为事实,让行动党所推崇的两线制成型!



倪可敏大可说马华民政在巫统的任何不公不平施政中噤若寒蝉,不敢出声;但是,在这背后,倪可敏是否有探讨自己在回教党施政的州属扮演了什么角色?这里不是要比谁更烂,而是要比谁更不要脸?马华一直强调这62年来,尽力服务华社,在独立初期的公民权,直到今天完整的中文教育体系,马华并不敢说自己做得非常地完美,无懈可击,因为马华的脸皮没有行动党的厚!一个不民主的政党,通过复选会议来遴选党领导的政党还有颜面自称是“民主”行动党!行动党有像马华和民政直接遴选总会长或全国主席吗?没有!相反地,在第一轮得票不高的中选者竟然可以成为州主席或全国秘书长,这是什么民主原则?



一个在吉兰丹州政府禁卖彩票,吉打州坚持把70%新建房屋保留给土著,还有强行拆除的猪场,至今为止,行动党敢说一声“NO”吗?没有!他们不只是不敢say “ NO”,还说这不是我行动党执政的州属。马华无论是否当政,对华人的权益,从来不敢say “NO” ,还登门要求吉兰丹州政府解释禁赌的原因。




马华不完美,但不敢推卸责任;行动党很完美,因为他们整天说“不关我们的事”。倪可敏可以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在公正党和回教党的面前抬头?!若可以的话,请告诉华社为何回教党要禁赌,为何70%新建房屋要保留给土著?!





前民政党议员李家全不也是在308大选中,代表国阵民政党败选吗?为何他可以在308大选后,毅然退出民政党,担任槟州发展机构董事(Penang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简称PDC)以及投资槟州(Invest Penang)董事及执行委员会主席,这是当官吗?是,他也是当官,只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官。





此外,曾从民政党跳槽马华的前槟城州议员林武灿,不也是在2004年大选时,代表马华在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席落选,为何事隔多年以后,又被民联于2009年3月5日委任为槟岛市议员,请问这是当官吗?看来好像又是当官了!




民联啊!民联啊!请在责骂他人的时候,照照自己的脸,不要有口骂别人,没口说自己!哦,不好意思,又是比谁更烂了!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