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砂州能Ubah吗?


砂州选举,是大象对上猴子的游戏。反对党可以在不同的课题上,对国阵评头论足。但是,砂劳越反对党由于历史因素及种族结构特殊的关系,无法成为一股有力挑战国阵的势力。反观砂国阵的主要政党,都离不开本土,巫统无法取代土保党,马华也别想抢人联党的地盘,但他们有共同的对手-公正党或回教党,以及以华裔为主的行动党。

行动党、公正党或回教党都是属于西马政党,从西马越过南中国海,来到砂劳越抢滩,而道道地地的在野党也只有国民党,但国民党背后曾流过国阵的血,因此引起民联其他三党的猜疑,甚至质疑国民党获得国阵的资助搅局。


人联党一直强调保着华裔领袖在州政府的代表性。曾经几何时,槟州马华和民政也曾喊类似的口号,“保住全马唯一的华裔首席部长”。但是,槟州选民依然保着了全马唯一的华裔首席部长,但却换了政府。

不过,这里不是要揶揄华基政党的“口号”,而是要说明砂劳越与槟州情况不同。槟州拥有40个州议席,23个席位分别由马华与民政竞选,两个席位是分配给国大党,再来就是剩余的15席由巫统上阵,而巫统上阵的选区是以马来人为多数。因此,华裔选民只要反风一吹,槟州政权落入民联的手中,是绝对不出奇。

砂劳越拥有71个州选区,而只有其中的15席是以华人居多;砂人联党竞选19席,其中的15席就迎来行动党的挑战。行动党过了南中国海,还是改不了只能在华人选区取胜的命运,虽然他们号称自己是多元种族的政党,但在过往的历史,行动党依然必须依靠华人选票,来持续其政治生存价值。

砂州选举,行动党在15席对人联党的叫阵中,似乎无法找到更致命的武器。去年诗巫补选,行动党以“打倒白毛”的口号,获得了不少的选票。但事实上,白毛倒了吗?显然地,倒的是人联党,输的是华人代表,白毛依然坐在首席部长的宝座上,依然娶得24岁妙龄的妻子,虽然民联说白毛已经老了,在位30年之久了。




人联党黄顺舸在竞选期间,发表很多“保住华人代表”的言论,如“若他输了,诗巫就少了一个部长”,“顺舸输了,白毛不会输”。其对手行动党“辣椒美女”刘强燕说黄顺舸恐吓人民,其实这位行动党新人说了相当矛盾的话,若黄顺舸说的话不是事实,那就是谎话,但若这些言论是一种恐吓的话,也说明了黄顺舸所说的是事实,也是现实。在刘强燕的心里,或是人民的心里,黄顺舸说的话是可能发生的事,才能构成恐吓;若非是可能发生的事,那就是谎言。因此,看官们应该心里有数,黄顺舸说的话既是可能发生的事,也是政治现实,也可以是刘强燕自我诠释的“恐吓”。

行动党可以赢完15个该党所竞选的席位,但却改变不了白毛依然当政的事实,除非公正党有这能耐像行动党一样地“有信心”,但事实上,公正党可是冀望“输少当赢”,难以撼动土保党在乡野地区的票箱。所以,行动党所谓的“改变”和“打倒白毛”,甚至是“Jom, Ubah”,都只是一个华而不实的口号,也可以说是骗取选票的宣传招数。行动党能以15席的胜利“改变”什么?“打倒白毛”更是一个难以跨越的横沟,更别谈“Jom, Ubah”的实际意义。

黄顺舸道出政治现实,也是不中听的言论。在砂劳越的华裔选民心里,也许有着槟城华裔选民的政治思维,想一举反到底,但政治现实不得不给砂劳越华裔选民重新思考自己的投票取向,毕竟一样地思维,却没有一样地选择。槟州华裔选民有这资格和条件去选择依然由华裔主导的州政府,但砂劳越华裔选民需要思考的是华裔领袖在砂劳越州政府的代表性,而不是取信华而不实的口号,行动党胜了选举,火箭飞天了,但其竞选期间的“改变”口号却无法兑现,留下的却是州政府没有华裔代表,砂劳越的发展无法获得各族的参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