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种族政治回归







土权力挺前锋报的“一个土著论”不是新闻!

社会大众,尤其是华裔对政治人物高唱“种族极端言论”的做法,习以为常,但却又不悦,好比吃到鱼骨般,影响不大,但却又不是滋味。

土权是以什么起家呢?那就是种族极端言论,一个只注重马来人权益的组织,有什建设性的贡献和影响力吗?她不是政府组织,没有政策的决定权,但是话说有其影响纳吉经济政策的能力。据媒体报导,首相纳吉在推出经济改革计划的时候,其一小部分的政策受土权的炮轰而改变。

首相纳吉如今面对的问题,就是国阵不受华裔支持,也缺乏了其推动改革的动力。换句话说,首相纳吉依然必须仰赖马来选票保住国阵的政权。因此,相对地,华裔所寄望的改革在现有的阶段,只能一步一脚印地进行,无法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到底。





在民联方面,火箭党一直强调如何改变政策,如何取得公平社会的言论。但实际上,民联若执政,谁才是真正的当权者?会由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来当首相吗?答案极为明显,因为这个国家还是以马来人居多,尤其是穆斯林。回教教义清楚地告诉我们,穆斯林居多的国家只能由穆斯林来管理和统治。因此,民联若执政,当权的也许是安华,也可能是哈迪阿旺,却永远不会是我族同胞。

同时,安华与哈迪阿旺对行动党高唱的“公平社会”有支持吗?安华也许略为带过支持,但哈迪阿旺所属的回教党从来没有认同过“公平社会”的理念。若回教党认为三大民族应该平起平坐的话,就不会有出现剥削非穆斯林权益的课题出现,如养猪场,彩票事件,男女分开坐,建立女性专属体育馆及保留70%新建屋子于土著等等的非公平政策。






政治舞台上,政党依然继续地操弄种族课题。我不能说他们错了,只因这样的课题依然存在着她的市场。308大选后,由于三大民族都投了反对票,支持了民联这个阵线。因此,连执政党的马华也开始质疑“种族政治”是否已走向没落,而需要转型成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当大家都还在质疑的时候,一场又一场的补选的成绩却告诉我们,马来选票和印度选票开始回流国阵,这也让所有一起对种族政治质疑的疑惑给消除。由于这样的现象出现,民联三党也无法再去相信多元种族政治的抬头,三党开始对个别的族群展开分开式的拉票。民主行动党注重华裔选票,回教党强攻马来选票,只有在明显的混合区才有公正党的角色可扮演。民联印裔议员的相继退党,也告诉了我们,民联无法真正地贯彻多元政治,执行公平社会政策。由于种族政治的回归,民联三党开始注重各自的政治筹码,而忽略了印度社会这一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