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有本钱不要种族政治?

砂州选举落幕,人联党一如所料,败得惨不忍睹。但是,这不是人联党的个别政党落败,对国阵来说,也许是一项政治冰山的破裂。我们都有看过冰山如何溶解,甚至在冰山一角掉落的短片。人联党的惨败就是国阵冰山一角的掉落,整个冰山掉落一角,依然还是矗立在那儿,毕竟是冰山一角,但是否会持续地融化呢?这也许可能,但只会发生在华人选区的那一块。

全国各地,无论东马或西马,华人情绪高涨,对政府的不满已经显见在选票上。308大选过后,人民高喊摒弃种族政治,但对我来说,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依然是一个政治生存的方式。美国需要200余年,才有一个黑人当总统。相较于马来西亚这一个年轻的国家,我们还是处在一个成长的阶段,我们只能逐步接近,逐步改变各族人民的思维,但不能急速前进。

在国外工作的年轻一代,都认为马来西亚应该采取一个对各族开放的态度,让各族享有同等的权益。当然,这是我们受不公平待遇的族群所期待的,不仅是我们,印度同胞或东马土著都有同样的希望。但事实上,马来西亚在各个领域都无法摆脱肤色政策,不只是政府部门或政党政策,当然还包括私人界。




首先,我们谈谈政治。华裔在马来西亚是属于四分之一的族群,除了牢控经济外,华人还掌控着什么资源?华人不当政府公务员,更别说不当兵,这一切都是掌控国家命运的一群,但实际上,我们华人就算“要反都不能反”。刚在面子书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他说“以为华裔是造王者的话,那是自负的;就算华基政党合并,都当不了政府”。这位网友道出了政治现实,无论在朝或在野,我们都无法避免攀附在友族的政治体系上,除了槟城,因为这一个州属拥有超过
60%的华裔选民,与新加坡无异。

宪法阐明保障马来人的权益,也保障各族的信仰自由和作为马来西亚国民的权利。在宪法的保护下,马来人是不会轻易削减自己的权益,让其他友族共享权益。换个角度来看,若你是受保护的一群,而且还是属于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族群,你会轻易地放弃你所该享有的权益吗?就算是属于少数族群的华裔,都不时高喊争取华人权益,保护华教,争取华小校地,争取承认独中文凭,取消30%土著拥有股权的政策,废除新经济政策等等。若是马来人,他们会轻易地放弃吗?


别告诉我说民联执政,就有可能的傻话。雪州民联政府委任刘秀梅出任雪州发展局(PKNS)总经理,都受到马来人的反对,而且还是来自民联党内自家人。这样的论述,无论在国阵或民联,都是一项天方夜谭。不过,至少国阵不像民联高喊可以塑造公平社会,但讽刺的是,马来人优先的思维是身为雪州民联政府顾问的安华都改变不了的思维,更别谈改变全马来西亚马来人的思维。

吉打州民联政府比国阵还猖狂,国阵实施土著享有5%购屋折扣的政策,但吉打民联政府却坚持实施把70%新建房屋保留给马来人,而且是从老百姓反对的50%提高到70%,简直是无视人民的反对声。吉打州养猪场在吉打州回教党政府拆除后,民联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飞象过了慕达河,与吉打州政府面谈,承诺会重建养猪场,但事过近两年,从未听过养猪场的建立。




受州宪法的规定,非穆斯林不可担任州务大臣。在霹雳州,行动党赢了
18个议席,但却必须让赢得6席的回教党出任州务大臣。这告诉了我们什么?无论华裔发挥多大的政治力量,最终必须在宪法前俯首称臣。我这里不是要自我贬低自己的族群,而是要告诉每一位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和马来西亚500多年来所带给我们历史影响。

当我们无法改变历史和种族比例的话,我们惟有寄托逐步的改变。若想要用选票告诉当政者,华裔族群的不满,这没有什么不对。只不过,请考虑在朝是否有当政的华裔代表,若当政者没有华裔的支持,也可以成立政府的话,你说他们还会听我们的声音吗?在州议会喊打喊杀的行动党,可以改变在州内阁会议的政策吗?显然地,在州议会是一场“表演”,让人民认为自己是什么“小辣椒”,但无助改变或影响政策,而在州内阁才是真正的“编剧”。


有人说,“我们宁愿不要代表,也要改变”。请问在砂劳越的州选举中,民主行动党除了可以高喊“胜利了,飞天了”,请问他们可以左右泰益玛目继续当政的事实吗?他们可以改变什么?这就是我说的,火箭飞天了,但ubah了什么吗?打倒白毛了吗?白毛已狂胜的姿态(5154多数票)打败公正党派出来的候选人(871)及以独立人士旗帜出战的表弟(1056),稳守万年烟。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这是砂州行动党历史性的一刻,其实也是华人不在主流政治的开始。林冠英为何不提行动党无法打倒白毛作解释,行动党是以打倒白毛作为竞选策略,但火箭飞天了,他们庆祝胜利了,但白毛还在那里当州务大臣,承诺兑现了吗?

很多华裔选民宁可说出“我们宁愿不要代表,也要改变”,这显然地是情绪化的说辞。不要代表,那谁来捍卫我们的权益啊?你可以说马华和民政作得不完美,但不能说他们没有做到。马来西亚的完整中文教育,难道马华和民政没有一丁点的功劳吗?还是只是靠董教总在外喊话,马来人为主的政府内阁就会理会你?

看清马来西亚政治和历史,做出明确的思考。友族同胞还没有做好脱离种族政治的准备,但我们却要加速这个改变的步伐,换回来的却是牺牲华裔在朝的代表。若全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可以一起加速前进,但若其他族群还是依赖种族政治的话,个别族群的加速前进,只会破坏种族的和谐,拉远族群之间的横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