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3日星期五

降旗让赛夫丁满身蚁




日前,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到太子贸易中心接收“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的备忘录,但有关团结阵线成员阿当阿迪却在太子贸易中心前,降下印有巫统历代主席的肖像旗帜中的“纳吉旗帜”。此“降旗事件”让赛夫丁“内外不是人”!




赛夫丁作为巫统内少数开明的领袖,对民主自由和学生的发言权有着另类的想法,可说是与大多数的巫统部长的立场有别。在大专法令的被挑战成功后,赛夫丁连同巫青团长凯里及青体部副部长颜炳寿公开呼吁内阁不要对“大专法令被判违宪”上诉,这是国阵内少有的开明声音,也开始了这三人凑在一块打篮球的安排。赛夫丁的开明和另类言论,让赛夫丁在人民的心目中,甚至华裔的认知里,深获好评。





降旗事件上,赛夫丁面对“马来西亚大专生领袖校友会”的挑战,批评他过分袒护“反政府学生组织”,接收非法组织的备忘录,等同“违反高教部的民主系统”。说实在,这些所谓的“马来西亚大专生领袖校友会”不就是巫统保守派的棋子,也可说是高教部最高领导人的马子。

巫统副主席扎希警告巫统党内政治人物别逞英雄,勿支持“争取学术自由运动”。这是巫统党内第一个高职领导人对赛夫丁发出的警告,显见巫统党内还无法容得下赛夫丁这号人物,就好比当年的再益依不拉欣(前首相署部长/现任惠民党主席)般,因为内安法令一事,愤而辞职,甚至退党。

好了,赛夫丁党内无法获得认同,认为他在逞英雄!没有人做的事情,你去做就是逞英雄!政治上,无论哪个政党,只要你是去做一些上头不敢做的事情,越俎代庖,人家就会说你逞英雄!马华也是如此!



党外,虽然赛夫丁要求有关学生道歉,但该学生获得“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包括其他学生组织和“大人组织”的支持,坚持不道歉。“不道歉”让赛夫丁陷入两难,但反对党也趁机来奚落国阵政府一番。

行动党张念群最近似乎成了行动党的发言人,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可以发挥,她都不会放过让自己的人头照上一上《当今大马》的机会!张念群针对“降旗事件”,发表了其立场谈话。

张念群说:“巫统允许其党员羞辱和销毁林冠英和许子根的肖像,却对上述大专生的行动做出偏激的回应,无疑暴露了他们伪君子和赤双重标准”。

在张念群的文告中,除了力挺赛夫丁不应辞职外,更赞扬“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成员,指他们的思想日趋成熟,勇于捍卫和争取自己的权益,也知道在适当的时候,以行动提出反对国家专制政策的诉求。

从张念群的立场,我们看到了张念群对羞辱和销毁林冠英和许子根肖像的做法,不敢苟同,甚至可说是不满。但是,在面对这班大学生降下纳吉肖像的旗帜时,她选择打击其敌对政党-巫统,却默许大学生降下纳吉肖像旗帜的做法。作为一位议员,人民的代议士,张念群打击其敌对政党是没有错的。不过,当打击政党与是非黑白价值观之间的重要性,张念群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应该谴责该学生的做法,毕竟在她的是非黑白价值观下,也不认同巫统销毁林冠英和许子根的肖像。因此,张念群在打击敌对政党的当儿,她应该同时谴责这班学生的无礼,不是以“争取学术自由”来合理化一切的“无礼”!



阿当阿迪说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降下旗帜都不是一件犯法的事情 。但,阿当阿迪似乎忘了太子贸易中心是谁的产业,在私人产业的范围内,企图破坏或破坏该产业所拥有的一切设备,都是属于违法行为。阿当阿迪不仅是降下纳吉的肖像旗帜,更把“学术自由”的旗帜升上去,请问拿别人的东西,来充当自己的个人用途,是否合理?武侠小说内,这做法就是“踢馆”,甚至可说是“挑战的行为”了!

降旗事件上,这班学生错了,张念群多话了,赛夫丁无奈了;巫统还能容得下赛夫丁吗?政治上,是否真的没有黑白,只有立场,立场难道就可以不黑不白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