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星期六

吉打州需要狼狗




丘光耀在双溪大年的行动党政治讲座会上,以“选狗论”来比喻我国三大以华裔居多的政党。他说行动党是“狼狗”,马华和民政党是“走狗”。在来临的大选中,丘光耀呼吁选民选“狼狗”。




丘光耀在吉打州的德教会礼堂发表了这样的言论。据《光华日报》的报导,出席人数并没有如预期的爆满。丘光耀在会上针对了现有的时事课题,发表了其抨击国阵政府的言论。从中,他提到了在国阵执政下,什么苏丹街会被拆除(据昨日新闻,苏丹不受影响)或茨厂街将会不见等等的言论。虽然我们都知道他说的话,有些是事实,但当这些确有其事的事件参杂了一些还没有发生,甚至不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行动党惯用的诬蔑伎俩。行动党善于制造美好的梦,也在为选民制造噩梦这方面,也有一定的能耐。


在吉打州,谁是“走狗”?我看丘光耀还没说得清楚,还是丘光耀只谈“国家大事”,“州内小事”充耳不闻?308政治海啸之后,吉打州政权落入伊斯兰党的手中,这一个州政府是伊斯兰党与公正党的联合政府,行动党只是friendly party,并不是行政议会的一员。当然,在吉打州政府,华人依然有两位代表在行政议会中话事,只是在里头是当“走狗”,还是“狼狗”,吉打州华社最清楚不过。





吉打州伊斯兰党的施政,除了建立在伊斯兰教义的基础上,也偏向种族政治的极端。新建的屋业必须保留50%给穆斯林,在华社及发展商大力反对下,不但没有检讨有关政策,反而将原本的50%提高到70%。吉打州的宰猪场被铲平,此事件发生近四年之久,虽然行动党一度想摆平此事,希望州政府重新觅地,重建宰猪场,但事隔多年,宰猪场的课题“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行动党领袖一句话都不敢说,“ei都不敢 ei一声”。吉打州华裔要吃猪肉,除了可以从泰国入口外,也可以从槟城运过来,但肯定的是,增添了猪贩商的经济负担。






除了上述两件课题外,还记得去年的元旦新年倒数活动吗?伊斯兰党州政府要求现场男女分开坐!今年刚发生的禁娱乐事件,伊斯兰党州务大臣禁止所有吉打子民不可在斋戒月搞娱乐活动,发表了“要唱K去槟城”的言论。当此事件获得州务大臣的改变初衷时,公正党籍的行政议员林思年完全不知情,还召开记者会说明此事会与州务大臣再重新讨论,可见行政议会内的华裔代表只是“摆美”,完全无法像行动党所说的,可以与伊斯兰党平起平坐。当吉打华社一再被欺压的时候,请问你坐在哪里?不要欺骗人民,误导华社说“你很会吠”!


在华岭,我国华巫领袖当年与马共谈判的地方,深具历史意义的一个地方,伊斯兰党在华岭市的地方政府机构挂上了穆斯林诵经的大喇叭(扩音器),不仅是地方政府机构,还包括了大街上,每天五次的穆斯林祈祷时间,这些大喇叭就会提醒穆斯林进行祈祷。对于穆斯林的宗教生活,我们必须尊重,但伊斯兰党却没有尊重非穆斯林的感受,“大喇叭,高高挂;行动党,哈哈笑;抱安华,拥哈迪;卖华社,官照做。”





当吉打州伊斯兰党祭出许许多多对华社不利的伊斯兰政策时,行动党却可以为伊斯兰党那区区150万给州内发展非回教文化的基金,而出卖了华人在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容许伊斯兰党一步又一步地侵蚀着我们的生活,让伊斯兰色彩渐渐地吞噬我们的文化。



丘光耀在吉打州,说马华和民政是走狗,但至少马华与民政不曾允许巫统州务大臣铲平宰猪场,并没有实施保留大部分的屋业给穆斯林!行动党若是真的狼狗,请让全吉打州的华人看看这只狼狗如何对伊斯兰党州政府的种种不利华社的政策,吠几声来听听!哦,看来行动党才是吉打州华人的“真走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