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行动党该从理财做起



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联委会筹募大选基金晚宴筹委会被指向发展商索讨指定的捐款数额一事,似乎在北马一带,闹得满城风雨。章瑛和曹观友穷于应付之际,也让老百姓再次地深思“政治献金”的合法性。



某位发展商指责行动党发出信函,要求捐款5千令吉作为支持该党参与来届大选的竞选经费。有关发展商甚为不满,他列出3点疑惑,即其资料是从威省市议会获得,要求捐款的联络人或有利益冲突,再来便是为何要求捐款的信中早已列明捐款的数额。若看官们有注意北马行动党的新闻,必然不会忘记章瑛已不是第一次公开地筹款。


今年6月中旬,章瑛曾经就诽谤民政党前行政议员拿督纪碧真一事,必须支付起诉人20万令吉,外加4%的利息。那场“维护公义,支持章瑛”的晚宴,只宴开30席,而每一个座位是1千令吉,一桌10人,也就是每张桌子1万令吉。当晚,在章瑛的支持者和行动党党员支持下,筹获了37万令吉,从而解除了章瑛无法偿还毁谤案赔偿金,而丧失议员资格的疑虑。




太平行动党国会议员倪可敏曾就马华筹办的一个马华医药基金筹款晚宴,非议马华让华社缴付第三所得税。乍听之下,有夸大之嫌,但今日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联委会筹募大选基金晚宴不也是人民的第三所得税了吗?况且在章瑛的名义下,这已不是第一次,早前每一个座位1000令吉及今天的一位发展商的5000令吉的做法,食髓知味,变本加厉的现象有迹可寻。



马华的筹款晚宴并非给自家政党充当大选竞选基金,更非为“某某议员”因发表“无根据”言论而惹祸,偿还赔偿金的基金;马华的筹款是捐助给贫苦病黎,可媲美林冠英给了人民100令吉,还获得人民下跪感谢般的伟大,但倪可敏何以鞭挞一个为社会大众解困的筹款晚宴,却姑息行动党为“一个人”而设的筹款晚宴呢?





在被要求捐款5千令吉的事件上,有关发展商直言国阵执政的时候,都不曾发生这样的事情,希望作为槟州政府骨干的行动党能检讨这种筹款作业,以免惹起民怨。看官们必须思考,何以一向倡导廉政的行动党政府会发出如此地要求捐款信函,而且还是指定数额呢?答案早在张念群批评马华发放100元回馈金给60岁以上党员时,已向全国人民坦诚一切,即行动党是“以党员养党”的政党,当然马华当年也是在大厦将近被拍卖之时,以每人100元的方式加入马华,成为永久党员,进而以“加入马华”的方式,捐款给马华,这也算是“以党员养党”吧!不过,马华并非长期以如此的捐款模式,来扩展该党的资产,反而是从马华党员当年的滴水之恩作为基础,以商业经营模式,发展至今日可观的党产。


行动党领导层应以经商方式,扩展党产,非一直以“党员养党”的方式,来向老百姓募捐,避免成为倪可敏口中的“人民第三所得税”。行动党党内不乏经济专才,如爱在数据里钻的潘剑伟,不就是一个行动党引以为傲的经济专才吗?就算是曾经执政台湾8年的民进党也拥有6.2亿的党产,行动党应踏踏实实地善用老百姓给予他们的捐款支持,进而增加党产收入。若行动党要执政中央政府,必须从党内做起,让人民见识行动党党内的理财本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