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马华的未来看柔佛



行动党把柔佛州列为前线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马华“全陷”,希望借助直捣柔佛国阵的堡垒区,将马华连根拔起。马华在柔佛州的8个国会选区当中,308大选胜了7个,唯一输掉的峇吉里据说是地方人事问题,而发生抽后退事件而败北。



很多人说,308大选的政治海啸没有吹到柔佛州。事实上,政治海啸已吹到柔佛州,相较2004年大选与2008年大选的成绩,便能知道三大民族在各个选区对国阵的支持,有下降的趋势,而以华裔选民的幅度最大,接下来便是印度人,而马来同胞则在5%左右。



马华在柔佛州的8个国会选区当中,其中两个是对垒伊斯兰党,即魏家祥赢得的亚依淡和地不佬国会选区,振林山对垒公正党,其余的都是直接挑战行动党,即拉美市,峇吉里,古来,居銮和丹绒比艾。在马来选票回流下,马华要保着亚依淡和地不佬,问题不大。至于振林山,华裔选民偏高的城市选区,马华不见得可以全身而退。



在对垒行动党的5路兵马中,马华的胜率依序排列:丹绒比艾,拉美市,居銮,峇吉里和古来。古来在5大选区中,华裔选民占最高,近6成的华裔选民对行动党来说是不可不吃的甜品。虽说马华前总会长黄家定在此选区取得过万张的选票,但这并不代表来届大选必定是马华的囊中之物,毕竟黄家定可是顶着部长和马华龙头老大的身份出战该区,党政资源源源不绝。换了黄家定,来了个新兵,这首歌就不同曲调来唱咯!



峇吉里虽说是人事问题,而断送江山,但这不意味摆平了人事问题,就可以高举胜选的大旗,毕竟今非昔比,这一股反风比308更强盛,只是还可以吹走多少张选票,就不得而知,但肯定地是马华峇吉里的上下一心,还是胜选的基石。居銮是半城乡地区,也是华裔选票过半的一个混合选区,更是行动党虎视眈眈的马华堡垒区。基于行动党频频到居銮活跃,可见他们对此选区的志在必得,但行动党唯一的弱点是无法有效地在当地组织起来,唯有依靠华裔年轻选民和地方上传统对反对党的支持突围,否则的话,马华地方的组织网和人脉,可为马华稳住江山。




当然,拉美市在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和现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公子蔡智勇的苦心经营下,也有同样的脉络,行动党之所以对拉美市有信心,除了是因为蔡智勇只是以4千余张选票过关外,更多的是行动党在过去的丁能补选中,对当地的组织和地理非常地熟悉,“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有驾轻就熟的意味。



丹绒比艾是没有争议的选区,马来选民过半,华裔选民也接近一半,印裔只有1%的国会选区。马华要保住这选区,看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在候选人方面,需苦心斟酌一番,尤其是对未来柔佛州马华政治的安排。



整体而言,马华至少要稳住华裔选票的35%或以上,便能至少稳住8个国会议席中7个。但事实上,这35%的华裔选票,对如今的马华,看来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但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任务”。若马华在柔佛保不住原有的席位,也意味着“马华不入阁的承诺”必须实现。8个国会议席占着蔡总口中15个的一半,柔佛州马华若有闪失,即是马华黑暗的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