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日星期二

海外公民与国家没联系?









正当6位在英国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入禀法庭,挑战选委会,拒绝让他们登记为海外选民的当儿,一向支持净选盟诉求的民联领袖,却在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发表一段反驳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的言论上,出现了民联领袖否决居住海外人民对国内时事的了解。




还记得马华余金福向选举特别委员会提出反对海外选民投票的提案时,换来海外选民的唾骂,民联三党,尤其是公正党和行动党更是趁机对马华奚落一番。余金福当时提出的论点是基于马来西亚海外公民已脱节,不了解马来西亚的实际情况。当然,马华总会长知道此立场开罪多人之后,拨乱反正,直指“发表海外公民与国家脱节”是不正确的,毕竟科技的发达,让国人也可以通过网上新闻,了解国内所发生的事情。



美国作为一个象征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完全让所有的海外公民可以投票,只有缴税的美国海外公民才可以投票。这逻辑算合乎情理,当一个海外公民是纳税人,也负上一位老百姓的责任,他就有权利去选择他的政府,去行使选民的责任。毕竟他是纳税人,有这责任去质问及监督政府如何发展这国家。马来西亚纳税的海外公民有多少呢?实质数字并不晓得。但是,听多的是那些借了政府贷款,却不回国贡献的“特优生”,而且还欠下政府助学金的公民。






谈回马来西亚海外公民投票权的问题,这星期五,法庭将对海外公民投票的权利作一个影响深远的裁决,而所谓海外公民与国家脱节的说法,是否是事实呢?其实,没有一个说法说得准。就算国内一些反对政府到底的年轻选民,也不见得对国家时事了如指掌。众所周知,“内安法令”早已在去年被废除,但还有一班自认为是知识分子的年轻人却对此毫不知情。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说了一句,令海外公民有些“难啃”的话。阿兹敏阿里反驳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对安华的指责时,认为柏特拉已经与马来西亚失去联系。阿兹敏是如此表达他的看法的,以下为其说法:



“我不要回应柏特拉,他无关重要。他已经和国家没有联系,不知道国内发生什么事。”







拉惹柏特拉是在2009年,自我流放到国外,比起很多海外公民,他离开马来西亚的日子并不长。他主催成立大马公民自由运动,并担任该组织主席。拉惹柏特拉更是《今日大马》(MALAYSIA TODAY)的创办人,是著名的部落客,可说网络媒体界的佼佼者。




不过,当阿兹敏阿里认为柏特拉与国家没有联系的时候,也正否决了海外公民对国家当前时事的了解。既然公正党阿兹敏阿里认为自我流放海外的柏特拉不知道国内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又有如何说服国内老百姓支持净选盟的诉求,让海外公民到坐落于世界各地的马来西亚大使馆投票?一个网络资讯的佼佼者,让阿兹敏阿里说成对国内发生的事情不了解,还能期待海外公民如何掌握国内所发生的事情呢?



阿兹敏阿里不该选择性地在海外公民对国家时事的理解度上,有如此地立场差别。我们不能想象阿兹敏一边厢认为海外公民了解国内时事,应赋予投票的权利;但另一边厢,却对自我流放的网络尖笔拉惹柏特拉如此地鞭挞,认为他不了解国内的事,与国家没有联系。何谓没有联系?拉惹柏特拉可是有皇族血统,他经营的《今日大马》网站更是对国家社会的各个大事,详细报导。说他不了解国内所发生的事,不就是一种“政治发烂炸”的表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