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支持评论员的立场自由

“支持政府就是汉奸,反政府就是义士”,一些报界著名评论人写一些中立的文章,发表一些对政府中肯的言论,就被贯上是“马华的枪手”。在言论自由和立场选择方面,难道必须攀附现有大部分华社的政治意念,而写一些鞭挞政府的文章,才能被社会所接受?行动党倡导的“Yes,就是要两线制!”的政治方向,是要让反对党强大过执政党,还是两线互相监督,让国家处在发展的轨道上?

若行动党推动的“两线制”是可行的话,广大自认为是新新人类的年轻人不该谴责表达中立立场,甚至支持国阵的评论员或专栏作者。撰文批评时事评论员的做法,犹如扼制言论自由。年轻的一代支持两线制,但却在行动上阻止两线制的成长,批评“平衡两线制”的媒体,企图左右评论员的立场和专业分析。这种行为要不得,更别谈是政治成熟。

有赖于ASTRO的关系,我们有幸全天候追踪台湾总统选举新闻。台湾总统选举的三方候选人,即国民党,民进党和亲民党的候选人都对台湾的未来和发展发表自己的立场和看法。台湾民众也根据种种的福利和国家未来的发展,来支持自己心中所属的领袖。

马来西亚,当评论员询问“你跟阿扁有什么不同”的当儿,其实是要民联告诉老百姓,你与国阵政府有什么不同?民联要执政中央,却不能在国阵种种的弊端上,赚取自己的政治筹码。此话怎说?国阵贪污,民联就清廉;国阵不降油价,民联执政后,就降油价;这些所谓的政策都是建立在人民对国阵政府不满的基础上,但民联却提不出对国家发展有利的政策和方向。对于外交和引入外资的政策上,民联只字不提,只是提到一些民粹政策,让人民高兴不已,但事实上,这些民粹政策可以让老百姓长久地笑逐颜开吗?

有人说国阵治理的国家债台高筑,但扪心自问,我们这些拥有车子和房子的新新人类,哪个不是向银行借钱的?不能现款买车买屋,就别买,也别谈自我人生价值的进步;一间上市公司也需要向银行融资,方能发展,一个国家也不例外。当然,我并不是合理化国家的债务,但看看美国泱泱大国的债务也不只是这个数目,只是合理的债务并无不妥,但求不过分。

评论员的一句:“你跟阿扁有什么不同”,换来的却是一些自认为是两线制支持者的鞭挞。但事实上,这些鞭挞者并不是什么两线制的支持者,相反地,他们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民联的支持者,因为他们只容许别人鞭挞国阵,却不允许他人抨击民联,更别谈支持言论自由和对立场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