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中国报》霆院声声:我的禁忌,你不懂。


土著權威組織在農曆新年派發“白包”事件上,華社和社會輿論強力鞭撻土著權威組織主席依不拉欣阿里,和擁有馬華黨籍的張秋明。

華社要求土權道歉之余,行動黨更將馬華牽連在一起,勢要馬華在此事件上背上“莫名其妙”的黑鍋,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行動黨存有政治議程。行動黨支會委員的言論可以代表行動黨的立場嗎?顯然地,答案是不能。行動黨秘書長的言論才是行動黨的立場,難道林冠英不懂這道理嗎?

撇開政治不談,在“派發白包”事件上,我們在譴責他人之余,也意識到我國各族同胞間,對彼此的文化和節日禁忌的瞭解,尚有很大進步空間,雖然這是一件極為諷刺的事情,畢竟各族一起生活超過百年之久。

華社領袖認為派發白包是對華社的一種傷害和侮辱。當然,我們對任何冒犯他族感受的行為,沒有妥協的余地。不過,當我們言之鑿鑿要求別人對我族文化不瞭解而道歉時,我們是否該捫心自問,自己對其他友族同胞的傳統文化和節日禁忌,有多少瞭解?

沒有深入瞭解

無可否認,我們對其他友族的宗教禁忌和傳統文化,並沒有深入瞭解和認識。至今,還有很多人認為開齋節是穆斯林同胞的新年,更有人認為屠妖節是印度 同胞的過年;沒有多少人知道回歷新年(Awal Muharram)才是穆斯林同胞的新年,而淡米爾同胞的新年,即換日曆的第一天,是落在每年的4月中,稱之為Tamil Puthandu,錫克族則慶祝光明節(Vaisakhi Day)。基本的節日認知已難倒很多人,更別談每個節日的禁忌。

對于穆斯林同胞慶祝的“哈芝節”,除了知道當天節慶有宰牛之外,大部分人對宰牛背后的意義,全然不知。同樣的,是否還記得當年發生國會大廈宰牛的 事件嗎?牛是印度主神的坐騎,因此印度同胞敬牛如敬神。在國會宰牛,豈不是對印度同胞的一種傷害和侮辱嗎?但是,還是有人會犯這樣的錯誤。

當我們要求別人瞭解我族文化多一點的同時,我們也該往前走一步,不應讓各族之間的文化交流停留在學校課本上,更不該把其他友族的節日慶典當成“理所當然”的公共假期,而是真正去體會和珍惜馬來西亞多元種族獨有的文化遺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