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8日星期六

蔡林辩论:失望!






王者之辩!你看得怎样?得到你心中的答案吗?场内激烈万分,场外激情不少,网上流言也开始流传马华包下的场等等,但这些发出如此流言的人,显然地是没有看报纸的,因为行动党和马华各只允许200人出席。


这一场辩论,题目已不重要了,因为除了各自的破题之外,其后的一切都在攻击和自夸下进行。蔡细历对行动党的指责,已是老调重唱,但是林冠英并没有准备回答蔡细历过去对行动党的批评;相反地,他以槟城的政绩来抵挡一切的批评。


无可否认地,现场都是支持马华的出席者发问问题居多,就算最后在电视台的允许下,开放10分钟于靠近行动党区的出席者,但也只有一个人出来对蔡细历咆哮,但在主持人要求明确发表问题的时候,那位行动党支持者浪费了机会,只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对行动党而言,这是一个绝对难得的平台,尤其是在马华支持者对行动党发出种种问题之后,若行动党可以解释或回应得得体的话,那在守候电视直播前的全国华人观众除了可以一解心中的疑惑之后,更能为行动党增加分数。但是,很遗憾地,行动党林冠英避重就轻,选择表扬自己在槟城政绩外,却不回应伊斯兰党和公正党成为其政府伙伴后,对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模式的政策。


美国总统辩论,搬出的是各政党候选人的治国理念。蔡细历并没提出国阵的治国理念(也许国阵已治国55年),林冠英也猛以槟城州作为执政中央的借镜。但事实上,槟城州是行动党主导的政府(华人为首的政府),伊斯兰党只有1位州议员。中央政府却不同,伊斯兰党竞选的席位是多过行动党,中央政府不是行动党单一可以组成的政府,这个政府在两大马来人主导的政党加入后,伊斯兰国和刑事法是否会成为治国理念?行动党又如何阻止伊斯兰党实施伊斯兰条例和法则呢?


笔者绝对认同行动党在槟州的执政表现,但我们若认为行动党执政的槟城可以与执政中央相提并论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看看吉打州和吉兰丹的伊斯兰党政府,我们就知道伊斯兰党执政的州政府是怎么一回事?两大政党主导的不同政府,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林冠英应该趁机说清楚,一直拿槟城来做比较,这是愚弄华社及缺乏政治现实的。


我们暂且不讨论发问者的政治理念和党籍,我们只针对他们发问的问题,扣除几个无理取闹的发问者(包括马华支持者)外,笔者倒认为有三个问题是值得探讨的。第一,华人在吉打被伊斯兰党欺负,行动党站在哪里?第二,有一位女士向林冠英提出的问题,即两线制如何阻止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第三,为何首相纳吉宣布废除27个服务领域的30%固打制,而伊斯兰党却反对?

谈及现场的辩手和发问者后,现在的面子书开始流传一些抨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不光彩过去和辱骂站出来发言的马华支持者的相片和网站。我们作为希望国家和政治气候良好的新一代,是否该在辩论后,对自己不支持的另一方人身攻击一番呢?当我们一直倡导国家自由和民主开放的同时,我们支持或分享这些“阻碍健康政治气候”的文章或言论,我们根本没资格去支持民主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