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中国报《霆院声声》:我的疑问,你没回答

辯論辯個花開春天來,還是辯個滿頭是霧水?王對王的辯論已失焦,雙王並沒有沾沾自喜的理由;“王者之辯”是華社珍惜的辯論平台,讓華裔同胞瞭解兩黨如何引領華社,在政治上走向更美好的明天。很遺憾地,馬華的“反對黨式抨擊”和行動黨的“政府式自誇”,讓華社看到的是一場“自己講,自己聽,自己爽”的辯論會。

辯論會后,對行動黨炮火隆隆的蔡細歷話少了,反而辯論會上對稿讀的林首長卻話多了。面對種種不實指責,林首長讓檳州市議會回應,自己也跳出來辯解。但再多的解釋,卻不見林首長回應關乎華裔在這國家未來大局的疑問。

 “納吉廢除27個服務領域的土著30%股權,為什么伊斯蘭黨堅持反對?”

 “當初要我們支持伊黨,但吉打伊黨欺負得我們華人好苦的時候,為何你沒有出現?”

華社心中的疑問

是的,縱然都是馬華支持者的提問,卻也是華社心中的疑問。我們都在等待,等待林首長一個答案。當我們批評馬華,對巫統的種族極端言論默不作聲時,請原諒我們也以同樣標準,衡量行動黨對伊斯蘭黨的忍氣吞聲。

檳州政績深得民心,人人稱好。林首長以檳州的政績,來抵消針對性提問,認為可以讓華社滿意到位。不過,這一場辯論,主題顯然不是“檳州的未來該由民聯或國陣執政”。除了檳州,馬來西亞找不到第二個能讓行動黨主導的州政府,包括中央政權。林首長並不能以檳州政績,與入主布城后的施政方向相提並論,以管窺天,畢竟從民聯各黨執政的州屬表現來看,3黨的執政方向和理念,截然不同。

入主布城,不是行動黨單一政黨可以一氣呵成的終極霸業,況且公正黨和伊黨的競選議席,遠遠超過行動黨。因此,入主布城后的聯合政府,行動黨相對地屬于3黨中最為勢弱,強調宗教理念治國的伊斯蘭黨,是否能接受其他兩黨的治國理念?

辯論后,林首長認為行動黨已贏得中間選民的支持,未免言之過早。不過,行動黨堅持認為“民聯不會實施伊斯蘭刑事法”后,如果可以再進一步解釋“吉打州華裔被伊黨政府欺負到好苦”的指責,那行動黨才有望贏得中間選民的選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