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星期二

吉打民联“财源滚滚”



大选跫音近了,朝野政党开始针对“收复失地”这名词,快马加鞭,努力奋斗。民联针对来临的大选,在雪隆一带打出“捍卫雪州,打入布城”的口号,这也意味着雪州民联领袖领军攻占中央。至于北马的两个民联州政府,槟城在林冠英的领导下,深得民意,政权依然难以动摇。吉打州方面,这一个州属是民联5州中,最为令民联头疼的一州,只因伊斯兰党为主轴的施政无法获得开明派穆斯林的认同,更别谈非穆斯林。



民联三党的大会分别在全国各地举行,三党似乎有了共识,各政党在不同的州属举办各自的大会,燃起民联在各州属的备战激情。第三届民联大会移师至吉打州,也证明民联根本没有打算放弃吉打州,相反地,民联积极地以各种管道,包括面子书和讲座会,来为吉打民联州政府涂脂抹粉,企图为吉打州民联政府淡化其“无能的施政”。



吉打州民联政府的州库的确比国阵执政的时候,有不错的成绩。但事实上,吉打州政府注重收入多于民瘼。民联州政府不再延续前朝国阵政府对北方大学的地税回扣,从原有回扣的10万令吉变成现有的120万令吉,暴增12倍。伊斯兰党波各先那国会议员马夫兹曾在国会反驳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说,“难道中央政府连这笔钱也给不出吗?这样也要和州政府计较!”



中央政府不是给不起这笔巨款,只是在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工作上,朝野政府都责无旁贷,不该区分国阵或民联。北大地税的暴增将加剧大学的经济拮据,中央政府必须给予协助。但最为遗憾地是,地税的暴增让吉打州政府“财源滚滚”,而“财源滚滚”的指数飙升又将成为民联向人民吹擂的成绩单。




吉打州民联政府只顾自己的口袋满满的作风,让吉打人民有“改朝换代”的念头。虽说民联打造廉洁政府,但吉打民联除了在中央政府管辖的机构上捞取利益外,甚至在老百姓的身上收刮脂膏。吉打州政府提高100%的水费,增加人民的负担,对老百姓来说,这是贴身之痛。此外,新建房屋的70%保留给马来人已让房屋发展商对吉打却步,老百姓失去就业机会外,也让吉打州的房屋业停滞不前。民联执政吉打州之后,数百项的私人发展计划已被搁置,款额涉及近10亿令吉,也导致发展商承担巨额的银行利息。就算未来该计划获得重新批准进行,成本的增加被迫转嫁消费者。



行动党丘光耀曾在吉打双溪大年发表行动党是人民的看门狼狗,但吉打人民更希望行动党这只狼狗可以为吉打州人民看门,毕竟在吉打州民联政府的施政比国阵前朝政府更让人失望。除了一系列的伊斯兰政策的执行外,更在人民的荷包上打主意。廉洁政府不靠数字来支撑,数字不从民脂民膏来编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