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

《中国报》霆院声声:批文道出我們的愚昧


關丹中華獨中批文終于攤在陽光下,然而,從舉行申請獨中的520大集會,直到政府批准設立獨中,華社主要組織之間的“隔空喊話”,迄今沒有停止過。相反地,從申請獨中時大團結,到后來“典當華教論”和“變種獨中論”出口,華社已嚴重分裂。
 教育部早已將獨中批文移交給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然而董總葉新田卻致函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要求教育部公開批文,讓教育部摸不著頭腦之余,更把華社頭頭的矛盾,攤在執政集團眼前。
 批文曝光后,事情並不會就此結束。在批文的字眼上,不同人有不同詮釋。否則的話,華總會長方天興絕不會需時諮詢律師團、教育界和隆中華獨中的專業意見,方公開有關批文,交代過程。
 批文中列明“學生將會考政府考試”,並沒出現“強制”(menwajibkan)的字眼,是否表示政府並沒有強制考政府考試呢?有待斟酌。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在申辦文件中,明文規定學生在報考統考之外,“強制”學生報考政府考試。
 換句話說,董總口中所謂“強制報考政府考試,就是變種獨中”的說法,其實問題癥結並不是來自政府,而是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的自行要求。教育部發出的批文,反而沒有“強制”字眼,只是含糊帶過,模稜兩可,讓獨中董事部擁有發揮空間。
忙得團團轉
 最耐人尋味的,不免是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在向教育部提呈申請復辦獨中文件前,是否有將文件的副本,交予大馬華教守護神──董總?如有,為何董總當時沒對文件中“強制報考政府考試”的字眼,作出半點質疑和提醒?若董總認為“報考政府考試”將斷送獨中本質的話,應該在適合時機作出正確提醒,而非等到教育部發出批文后,喋喋不休。
 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的最初意願,就是為關丹華社爭取一所獨中,政府也俯順民意,批准獨中成立。然而,過后的種種矛盾,我們都以為問題出在政府那裡,不過看來實情並非如此。
 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的申辦文件中提及“強制學生報考政府考試”,而政府批文內,所提到的是“依據申請要求……”就是這幾個字眼,讓華社忙得團團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