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RM100变卖家长资料?




近日,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挑起槟州政府欲发放学生RM100快乐计划,州教育局不提供家长资料的课题。槟州首席部长指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心肠不好,阻扰槟州政府发放100令吉给学生家长,更强调家长希望有关100令吉直接交给家长,不放心交给学生。

魏家祥揭槟州政府别有用心,要取得家长电话和地址,方能发放100令吉。此举除了表面讨好选民的政治目的外,还有隐藏于背后的议程。也许大部分民众不了解何谓隐藏背后的议程,何谓别有用心。

很多时候,民众参与一些政党主办的活动时,都会被要求提供手机号码或住家地址。正如最近举办的一项环保公投运动,主办当局现场要求出席的民众提供名字、手机号码、住家地址和电邮址,美其名是传递环保资讯,但实际上是方便未来大选用途。

院方不曾为宝贝计划 
提供生育的父母资料
 
因此,魏家祥质疑林冠英的政治动机,是情有可言的。槟政府并不是第一次发放援助金,100令吉乐龄回馈计划和200令吉宝贝计划早有先例,而槟政府可效仿过去的模式,进行发放援助金的工作。

再者,若家长不放心把100令吉交于学生的话,槟政府也可通过州教育局的配合,指示校方发信函于家长,要求家长到校领取该100令吉援助金。不但如此,槟政府亦可参考国阵中央政府派发100令吉购书卷于各级学生的模式,非要一定获得家长的联络方式不可。

州教育局及学校有这必要,保护家长的隐私权,正如医院不会公开刚出生婴儿的父母资料于槟州政府,发放200令吉宝贝计划般。眼看盗用个人资料,进行欺诈的案件不断发生,州政府应对家长资料不宜公开,保持敏感度。

派发100令吉是一件好事,但并非所有的家长会因为这100令吉,而愿意将自身的资料,变卖给槟政府。好比100令吉乐龄回馈计划般,槟州境内超过60岁,而不前往领取援助金的长辈,大有人在。

因此,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应让家长自行选择,是否接受这100令吉。若槟政府认为每位家长都会接受100令吉的话,那无疑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执政态度。当然,100令吉援助金不拿白不拿,但必须在合理的程序下,进行发放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