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星期四

“荣耀马来亚”等于马来主义?

Sang Sak Malaya”是“Sang Pusaka Malaya”的缩写。这“荣耀红白旗”可说是东南亚马来群岛的一个象征旗帜,纵观东南亚各国,乃至马来西亚两大主要巫裔政党的旗帜,都与“荣耀红白旗”有类似的设计,如印尼和新加坡国旗,还有执政集团的巫统和在野党的伊斯兰党党旗,都是取自“荣耀红白旗”的设计概念。

若说“Sang Saka Malaya”是代表马来亚或马来西亚,这项说法也未竟成立,她的存在,是历史上的一个斗争精神,但却没有在宪法和民主赋权下,被国人接受的象征。因此,社运分子突然在国庆日前夕,展示马来亚群岛传统旗的做法,实在令人费解。

民主精神下,人民有权选择支持的政治集团,但绝对必须将国家主权和象征,摆在至高无上、且不容侵犯的崇高地位。人们不能因为讨厌这一个政府,而怒毁当年先贤建立下的国家根基,更不能对国家元首、国旗和国歌,带来贬义性的破坏。

当警察总长发表“撤走”拿督沙末赛益的“国家文学奖”时,这呆头脑的掌权人却协助似乎被怪罪的一方,转移了民众和社会的视线。拿督沙末赛益的一句,“欢迎连公民权也被褫夺”时,他顿时成了英雄人物。此时此刻,没有人会记得这一个人作了伤害国家和民族的事情。

我们无法认可警察总长的言论,更无法认同社运分子展示“马来亚群岛传统旗帜”的做法。别问说展示一个“历史旗帜”有错吗?因为不了解历史的人,再问这样的一个问题时,我们是愚昧的。

强调“马来群岛传统旗帜”等同不认同现有的国旗吗?不见得,但却排除了东马两州的加入,我们伤害了东马同胞的感情,这对一个独立56年,东马两州加入马来西亚50年的国家,情何以堪呢?我们没有必要伤害其他同胞的感受,只为了不满一个自己不认同的政府。

“荣耀红白旗”的历史与马来主权有着千丝万楼的关系,从“马来亚马来民族党”开始,她一直都代表着马来民族争取国家独立的象征,包括其斗争与印尼成立“大印尼国”等。他们辩称说“没有意思要更换国旗”,展现“荣耀马来亚”旗帜是因为认同马来亚马来民族党,或该说马来左翼份子在争取国家独立的贡献,并认为有这必要与“辉煌条纹”一起挂起来,而国家至今未承认马来左翼份子在争取国家独立上的贡献。

我们没有忘记马来亚的独立,是因为国家三大民族先贤的团结和贡献,努力出来的成果。倘若只是歌颂马来亚马来民族党对国家独立的贡献,这未免将其他友族同胞的独立贡献抛掷脑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