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星期一

蔡派反攻,廖派挨打


继马华多个州属跳出来挺蔡细历蝉联总会长之后,蔡细历寻求蝉联总会长的可能性已经存在。蔡细历在各州的基层经营,可说是有完全的套路,而廖中莱与魏家祥分属的少壮派,显然地逊色许多。

柔佛8大区会联合发表声明,要求各个区会和中央代表想明白,甚至认为马华需要一个好领袖来领导马华走出低潮,而那个人绝对不是蔡细历。这8大区会口中所谓的好领袖,莫过于是廖中莱。他们也认为廖中莱错就错在“为了党团结,而一再地容忍”,让霸道的蔡细历独裁。他们也点出蔡细历推卸责任,让廖中莱承担大选败选的责任。

好了,从他们的文告中,我们看到的是,蔡细历的霸道和独裁,廖中莱是忍辱负重;蔡细历是坏领袖,而廖中莱是好领袖。从华社的角度来看,廖中莱的“忍辱负重”是“懦弱无能”;蔡细历的“霸道和独裁”是“老奸巨猾”,其实两个都半斤八两。

在这一个新政治时代,马华需要是一位强势领袖,还是可以拥有一位不需要太强势,而善用人才的领袖,如楚汉年代的刘邦呢?这问题见仁见智,但环看马来西亚政党政治,哪个不是因为强势而登上高峰呢?行动党的林冠英?民政党的邓章耀?

马华的肥皂剧,从来都不能从半路解读,而是必须从肥皂剧的一开始,细心观察和跟随,才能完全地诠释和判断整个党争的来龙去脉。

廖派说蔡细历把大选责任推给署理总会长廖中莱,这只是说了肥皂剧的其中一部分,而事实上,廖派领袖首先发难,要求蔡细历立即为大选惨败,辞职下台。在这种逼迫的情况下,连让蔡细历体面下台的阶梯都不给的话,这有点过于不近人情。蔡细历应给予空间和机会,让他效仿黄家定般,在党选寻求不蝉联,然后体面下台。

廖派当然也说,蔡细历大选后勤走基层等等,是寻求蝉联的迹象,廖派不得不先发制人。作为总会长,寻访基层不是一件错误的事。难道宣布不蝉联后,就变成“太上皇”了吗?然后让署理总会长全面接管马华,太上皇不问党务事?

廖派的过于敏感,给蔡细历制造了机会;廖派的强势逼人,让蔡细历多了几分同情票。廖派没有算好时机,没有算好票数,更没有全盘计划,就这样地 被蔡派人马一两下子,刷得体无完肤。若说区会主席出来表态不代表其区会完全支持蔡细历,那在气势和人马“西瓜靠大边”的情况下,廖派未战先败。有些区会主席挺廖,但其区会中央代表也可能挺蔡,在这样来回互相抵消,甚至让蔡派再流失百分之五的票源都好,也将让蔡细历顺利过关。

此外,外传翁诗杰加入战围,而且抛出不介意充当老二或老三的“善意”,可见蔡细历与翁诗杰再次推出“团结方案”也未必不可能。倘若蔡翁联合,那将使廖派处于挨打的局面。翁诗杰在华社良好形象,将抵消蔡细历的负面形象,而廖中莱的软弱形象将被无限地放大。

区会改选前,廖派来势汹汹,蔡派委曲求全,哀兵上阵;区会改选之后,蔡派动起来了,而且刀刀见血,这就是蔡细历在党内的本色,可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廖派似乎没有回头路,而昔日的黄派也日落西山,锋芒不再,唯独魏家祥借着“党未来主要领袖”的优势,让蔡细历保留魏家祥的政治生命,与颜炳寿和蔡智勇形成党内未来铁三角。

当然,党选未到,政治是善变,可能廖派还有力挽狂然的可能,那就是打出“首相牌”。但是,“首相牌”一出,有两个可能性,一就是蔡廖同时隐退;其二就是蔡隐退,廖接棒,蔡派发起特大,倒廖中莱,届时也是无路可走。

马华的党争,其奥秘之处 是在党章,而党章就犹如百万富翁中的游戏规则,往往这些党章却是各派有利的武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