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星期日

土著政策走回老路


首相纳吉在迎接马来西亚日的当儿,宣布5大策略,来强化土著经济。土著的定义不仅是局限于马来人,也包括东马两州的土著子民,但马来人还是占土著的大比例。纳吉说,土著占全国百分之六十八,因此土著议程就是国家议程。

纳吉走回老路,沿用土著政策,进一步巩固政治势力。在巫统党选来临之际,又适逢东马两州加入马来西亚大家庭的同时,土著政策出了可以赢得党内对其领导的支持外,更重要的是,正如纳吉所说的,回报土著在过去大选的支持,尤其是东马两州土著对国阵的忠诚。

大选过后,纳吉已招受党内的批评。纳吉从阿都拉手中,接过首相之职后,可说是对华社投怀送抱,放下身段,讨好华裔同胞。当然,505大选成绩揭晓的那个夜晚,纳吉虽然成功捍卫政权,但他笑不出来,除了总得票少过民联的40万张选票外,他对华裔仅存的不到百分之十的支持,失望透顶。

大选过后,纳吉对华社越来越不友善,从其发表的“华裔海啸论”,内阁名单,直到土著政策,纳吉已经将政策和资源,转向占了全国百分之六十八的土著。在国家发展上,这是背道而驰的做法,它让国家走回种族两极化,让政策分割了土著与非土著,让不同的待遇制造不公。

强化土著政策,是否有助于国家的经济发展,还是进一步地让土著在经济上,缺乏竞争能力?纳吉作为马来人的领袖,在贯彻这些土著政策时,他必须考虑到马来人在时代进步之余,竞争能力是否有所提升。当纳吉曾经宣布废除27个服务领域的土著固打时,这是令人鼓舞的。但是,今天的土著政策是否继续地让“拐杖文化”发扬光大呢?

民联众领袖,包括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安华,是否会跳出来说句良心话?巫统推行的土著政策,不仅是剥削其他友族的权益,甚至也在削弱马来友族的竞争能力。倘若民联诸公无法改变土著的思维,让族群平等竞争,让土著认同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将随着民联的无功而返之余,间接性地协助巫统推行种族政策。简单来说,要么民联成功执政,否则的话,国家将因各族在政治上的不平衡,进而失去权益和资源的分配。

一星期之内,除了土著政策,没有以往的新村拨款之外,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对华社不利的政策。但是,对纳吉和他的政府来说,马来选票和东马两州的支持,才是他必须“重点投资”的对象,而华裔同胞的支持,在505大选前,已印证“功亏一篑”。

在政治上,我们无法说纳吉做了错的事情,毕竟马来选票除了可以稳住自己在党内的支持,也将让其政权在数年后的第十四届大选,得到进一步的保障。倘若纳吉的种族政策让他进一步地获得支持的话,这也证明了这个国家还没有到执行“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策的时机。

有人说,若纳吉继续对华社不友善的话,华社更不会 支持纳吉和国阵;但反过来说,纳吉曾经对华社的“投怀送抱”,华社又何尝珍惜呢?政治上,百分之六十八的人口,比百分之二十三的人口,更能决定国家的未来,而其余的百分之九的人口(印裔或其他)已被民联和国阵平分。基本上,纳吉若可以提高土著的支持率,就算是华社的支持率再往下跌都好,相信政权还是保得住。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国阵政府应该拨款给新村,以证明国阵政府不是报复心理。其实,这话说来等于没说,就算是报复也好,他也有堂而皇之的理由,那便是通过县属拨款是制度,无论是马来甘榜或是华人新村都好,都一视同仁,不是吗?当然,对于行动党来说,这不是“一视同仁”,而是报复。

505大选后,纳吉甚少提起“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推出的政策,基本上与“一个马来西亚”没有关联。因此,“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推行,仅限于505大选前,大选后,它已经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口号,政府少提,华社也不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