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日星期五

伊斯兰党是民联的软肋?

马来西亚经历505大选之后,至今为止,被两项课题所困扰着,而这也是国家独立以来的梦魇,那就是种族和宗教主义。

国阵联盟的骨干是由独立前成立的政党所主导,虽然成员党之中,有不少多元种族政党,如民政党、土保党、人脸党等等;但是,这无法改变国阵被人们视为种族主义阵线,毕竟其成员党中的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都是老字号政党。

民联方面,公正党和行动党都是多元种族政党,尤其是公正党,该党的代表性远比行动党或民政党更具实际意义,该党国会议员皆来自三大民族。公正党和行动党是民联的完美组合,更是替代国阵这所谓多元种族阵线的最佳选择。但是,民联之中偏偏多了一个伊斯兰党,伊斯兰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但是仅公开给穆斯林的政党。

在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可看出伊斯兰党将其宗教目标置于全体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之上,更比公正党和行动党所着重的反腐及改朝换代更为重要。坊间谣传伊斯兰党在伊斯兰课题上,掉入巫统的陷阱。若此传闻属实的话,那人民是低估了伊斯兰党等领袖的政治智慧。

事实上,伊斯兰党从未放弃伊斯兰刑事法,该党无论在505大选前后,都不曾掩饰这一个政治目标。至于掉入巫统陷阱之说,只是为了掩饰民联内部在此课题上的敏感性。无需任何人设下陷阱,这一个课题始终是民联内部的一根刺,这是不容否定的一个潜在事实。

撇开伊斯兰党,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的结合,是有可能替代国阵的,条件也完美。但是,两党必须突破两个种族区域,即马来乡村地区和东马内陆地区。

首先,我们谈谈马来乡村地区。马来乡村地区是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兵家必争之地。过去的数届大选中,巫统在这一块版图上,占尽上风。同样地,在这一块版图上,仅有伊斯兰党有能力与巫统一较高下,这也说明了为何38席的行动党和30席的公正党需要这一个获得21个国会议席的伊斯兰党。

再来,便是东马内陆地区,在东马的政治版图上,伊斯兰党无所发挥。东马内陆地区需要靠公正党,倘若公正党可以结合东马反对势力,深入内陆地区的话,必定有一些斩获。届时,民联将拥有更多的筹码,面对伊斯兰党的苦苦相逼,甚至可能通过微差议席执政中央。

民联当今的问题,即被伊斯兰党拉着后退,但却又面对前方无路可走的窘境。行动党和公正党无法获得保守马来乡村选民的欢迎,更因交通和人事问题,而无法进入东马内陆地区。这两大窘境,迫使公正党和行动党对伊斯兰党又爱又恨。

伊斯兰刑事法是一个试金石,也是一个隐藏民联内部的计时炸弹。民联三党的结合是建立在入主布城的目标之上,但未对各自的政治理念,有一个具体的共识。即使民联入主布城之后,今日的局面或许也会发生。

民联三党的组合虽完美,但多了一个“以宗教为先”的盟友,这也导致该联盟美中不足。若民联三党可以以“开明和世俗”的步伐前进,获得全马人民支持,而无需依赖伊斯兰党,无论是现在或未来执政的时候,这将会是更完美的事情。


以上文章张贴在《每日蚁论》: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750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