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重返相互猜忌的年代

為了捍衛馬來人至上的想法,無論是種族主義者或宗教極端分子,都希望通過這兩項課題的周邊話題,達到他們所堅持的馬來人主權。這一種思維已經超越了政治聯盟,伊斯蘭黨欲通過強化伊斯蘭化來鞏固穆斯林地位,而這恰恰地與巫統的種族理念,並未有太大差別。
 在這些人的腦海裡,他們不希望國家取得文明進步,他們希望國家仍處在英殖民時代,族群之間存在著猜忌,如此將有助于掌權者穩定大局,分而治之。
 任教于國防大學的鄭全行是一名皈依伊斯蘭的華裔,他近年一直發表有關種族和宗教極端化的言論。我們可以理解他身為一名華裔穆斯林的心情,他心裡也許存在著身分的矛盾和尷尬,所以希望借此言論,拉近自己與馬來穆斯林社會的距離,撇除華裔身分。
 對于鄭全行最近的新作,他對湯姆斯杯大作文章。他說林丹對壘李宗偉的比賽,無法證明大馬華裔的愛國之心。相反地,在米士本對壘林丹的比賽中,到底大馬華裔會支持誰,這才是關鍵。
 正如資深報人吳彥華在其面子書所說的:“鄭全行的問題問遲了22年,因為在1992年大馬奪得湯杯的半決賽中,不管是拉昔西迪打敗趙劍華,還是西迪兄弟擊敗李永波與田秉毅都好,大馬華人都站在大馬國家隊這一邊,以致中國隊失敗之后,看著現場華人觀眾,都大感無奈。”
 22年前,我們已經以行動證明各族群間的團結,但鄭全行卻選擇忘卻這一段歷史。他嘗試提出這一項“過時”的質問,似要把國人帶返50年代的馬來亞,那一個各族仍存在著相互猜疑的年代。
種族政治並不可怕
 不僅鄭全行,其他那些常發表種族言論,甚至以513種族衝突事件恐嚇他族的人,一直重提513種族衝突、支持大馬隊或中國隊的論調,無疑只是想要分裂國人,“引領”國家倒退50年,讓他們得以阻止國人邁向團結之路。
 種族政治並不可怕,畢竟各族文化和信仰有所差異,需要各族領袖代表來捍衛,尤其東馬土著;然而,若種族主義者把種族利益無限放大,置于國家利益之上,將會禍國殃民。
 製造種族之間的猜忌,為的就是不讓馬來人主權受威脅嗎?還是捍衛政權?當嘛嘛攤的三大民族為清一色以華人為主的國家羽球隊歡呼時,這些土權、大馬穆斯林聯盟和鄭全行又躲到哪兒呢?張開你的眼睛看看世界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