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種族和宗教阻礙大馬發展

適逢假日,與一位到中國發展的老同學閒聊,他說大馬沒有什么不好,就是種族和宗教成為了國家發展的最大障礙。是的,我們都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505大選后,巫統的種族言論、伊黨的宗教堅持,頓時讓國人陷入矛盾之中。到底改朝換代是否會變得更好嗎?也許會。然而,大選前相信行動黨可以制衡伊黨的信仰已不存在,再看看大馬聖經公會遷離民聯管轄的雪州,避開雪州宗教局的取締,這讓我們能繼續地相信民聯可以維護非穆斯林權益嗎?
 伊黨暫時擱置六月欲在國會提呈私人法案的計劃,反對伊刑法的大部分非穆斯林是否該再一次地心存僥倖,感謝我們熬過這一關呢?行動黨乃至民聯上下應該舉杯歡慶嗎?
 暫時不會發生,而不是永遠放棄。伊黨在宗教堅持上的曖昧,不僅是民聯的計時炸彈,也是這個國家的災難。
 伊刑法紛紛擾擾一個多月,期間也冒出許多令非穆斯林非常不悅的言論,如大馬穆斯林聯盟(ISMA)發表華人是入侵者,非穆斯林只管交稅,國家交給穆斯林等極端言論。
 對于大馬穆斯林聯盟來說,他們等同于在一個馬戲團內,跑出另一個與土權組織共舞的小丑。雖然打著宗教的旗號出發,但事實上是一個種族主義組織,因為他們並非為伊刑法鬥爭,而是滿口充斥著“傷人”的種族言論。
 大馬穆斯林聯盟指他們只是道出歷史,那么官方歷史或民間野史,是否有指華人或其他友族為“入侵者”呢?顯然地,他們以自己相信的那一套,詮釋了歷史和宗教教義。貶低他族,抬高自己的高度,不就是間接性證明自己的矮小嗎?
成功取決于各族
 倘若今天的新經濟政策成功執行,讓各族都脫離貧苦的話,為何還出現“指責華人搶奪財富”的言論呢?今天該譴責的不是取得成功的華裔人士;相反地,我們應該檢討何以獲得憲法保障特權和新經濟政策協助的馬來人,依然無法取得成功?
 這些大馬穆斯林聯盟所發出的豪言,並無法協助馬來友族取得成功,只會讓他們陷入自我膨脹的窘境。難道大馬穆斯林聯盟僅能以種族和宗教主義壯大馬穆斯林嗎?
 美國總統奧巴馬說,馬來西亞不會取得成功,如果非穆斯林沒有給予同等的待遇。然而,更為貼切的應該是,馬來西亞的成功取決于各族,各族應該對宗教和種族關係持開明的態度,躲在種族和宗教框框內,只會讓國家停滯不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