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0日星期五

反对党的老大都要当老大


我国反对党看似人人都要当老大,这种僵局若不能调解,那么反对党只能在混乱之中,对抗国阵。即使幸运女生站在反对党这一边,让反对党成功击倒国阵,那么那仅仅是缺乏共识的政治联盟,匆匆组军的反对党联盟有随时垮台的危险。

反对党当前所面对的问题是人人都要当老大,但要击破这问题,就得有人必须做出牺牲,但是否人人都可以作出牺牲呢?砂州选举告诉我们,他们不能牺牲。

公正党不愿看到行动党的势力继续地壮大。虽然在希望联盟的台面上,大家都是盟友,但实际上,在地方领袖或中央高层,两党之间已“暗中”过招。看看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槟州公正党5名州议员在槟州州议会如何你来我往,就可看出端倪。倘若没有党中央的默许,谅这5名州议员也不敢与槟州受万民尊敬的林首长唱反调。

再来,便是刚刚过去的砂州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授权砂州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签署委任状,不惜与行动党在6个州议席席位开战。

公正党与行动党的矛盾,也恰恰反映出伊党对公正党的重要性。公正党欲借用伊党的保守势力,牵制行动党。但是,话也可以说反了,公正党不放弃伊党,也招惹了行动党。

公正党明了生存之道,若公正党果真与伊党翻脸,那么不仅仅是雪州政权陷入危机,而公正党在来届大选所赢得的议席也锐减,而目前暂时依然获得大部分华裔选民支持的行动党将成为“压倒性的反对党盟主,公正党就变成真正的小弟,因为议席锐减也将导致公正党失去雪州大臣的宝座。

就目前的局势看来,伊党与行动党无法再合作,问题的纠结就是众所周知的伊斯兰刑事法。国阵华基政党在505大选前,大打伊斯兰刑事法课题,其策略未奏效。但是,在那个时候,国阵华基政党早已为民联挖好洞口,一旦伊党坚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显然地无法再自圆其说,只能乖乖地把民联送进国阵华基政党老早挖好的洞口埋葬。

国家诚信党是从伊党分裂出来的政党,没有人敢寄望国家诚信党可以为入主布城贡献多少力量。公正党不信国家诚信党有所作为,行动党却口是心非地认为国家诚信党可以取代伊党。
在大港和江沙两大补选区,公正党完全没有公开表明支持国家诚信党上阵对抗伊党和国阵,行动党更是只字未提。因此事实上,希望联盟的两大成员党也不看好国家诚信党可以小刀锯大树,而且还是两棵大树。

伊党不会加入希望联盟,因为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公正党不会放弃伊党,因为不愿行动党势力壮大,而国家诚信党也难有作为。

总括而论,当前的反对党阵线很难取得一个共识,每个人都希望当老大,没有人愿意当小弟。当每个人都要当老大的时候,就会出现鬼打鬼,出现大混乱。我们可以说不要巫统的一党独大,但其实我们也不愿看到每个人都要做老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