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公正党欲坐拥渔人之利?

公正党的行为很值得注意,该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发表一段耐人寻味的谈话。他说伊斯兰党上阵江沙和大港是传统,但伊斯兰党应该明白当前局势的不同,不能与2013年大选相提并论。


阿兹敏说时局不同,但有什么不同呢?不同的仅仅是伊斯兰党已不在反对党联盟当中,伊斯兰党仅仅算是反对党,但不是主流派的反对党联盟成员。虽然不是主流派,但伊斯兰党还是有主流的民意。

根据2013年大选的选民结构,江沙和大港这两个选区分别拥有31%34%的非穆斯林选票,而华裔选民却在江沙占据21%,大港则拥有高达31%的华裔选民。

看看这样的局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若伊斯兰党与国阵一对一的话,等同半卖半送地把两个选区拱手让给国阵,毕竟非穆斯林经过伊斯兰刑事法和“行动党闹翻”事件后,非穆斯林选民不太可能再把选票投给伊斯兰党,最终可能选择放弃。

有鉴于此,公正党要求伊斯兰党让出有关选区,让诚信党或公正党自己上阵,但是这美好的念头,一直都无法与伊斯兰党取得完美的共识。对于反对党集团来说,最好的选择肯定是让公正党上阵,因为公正党的候选人可以弥补诚信党无法获得伊斯兰党保守派选票之余,又可以获得行动党的全力支持,左右逢源。

显然地,这也是公正党当前的如意算盘,但前提是必须获得伊斯兰党的同意和全力配合。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阿兹敏建议伊斯兰党上阵江沙,但让出大港。此一退一让的做法,图的就是伊斯兰党“欣然接受,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双方似乎还无法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公正党的做法无疑是想坐拥渔人之利,趁局势所赋予该党的历史契机,进一步占据其他政党的选区,以对抗行动党的日益壮大。然而,诚信党和伊斯兰党真的就这样地任人鱼肉吗?
伊斯兰党借助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力量,在全国各地插旗封侯,如今却要伊斯兰党退回东海岸,窝在吉兰丹和登嘉楼,看似不容易哦!

伊斯兰党心里明白,若这一次让了大港,下一次大选可能要退让的选区更多,最终可能被赶回东海岸,而伊斯兰党被驱赶后,西海岸所留下来的选区将由公正党主宰。公正党可能施舍一些选区给诚信党去竞选,剩余的选区将归自己所有。若顺利中选的话,公正党将重新担起反对党联盟的大旗,把仅能在华裔选区竞选的行动党给压着来打。

拿个算盘出来算算,再从最近的砂州选举和两场补选的动作看来,大可意识到公正党想把手伸进任何可能占为己有的选区,甚至想利用种种的理由,把伊斯兰党和诚信党给困住,进而收割他们的选区。

依据公正党的说法,只要非穆斯林有超过30%的比例,但却又不超过50%的话,那么伊斯兰党就不能在有关选区上阵。相反地,公正党或诚信党才是适合竞选的政党,毕竟两党最终可获得行动党和非穆斯林的支持。换句话说,伊斯兰党得罪行动党,得益的是公正党。


公正党的如意算盘,抑或更贴切地是,这是阿兹敏的政治策略,不外乎是希望当个有实权的联盟领导,甚至将安华取而代之,把安华家族连根拔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