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伊斯兰刑事法杀到!

伊斯兰刑事法果真来了,巫统与伊斯兰党的“马来人大团结合作”也来了!


对于谁该为这一切负上责任,我想我们都有共同需要承担的责任。这一切都始于2013年全国大选后所造就的成果。

每一名曾经把选票投给伊斯兰党的非穆斯林都责无旁贷,每一位曾经相信“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的政治狂热分子,甚至包括那些相信伊刑法不会强加在穆斯林身上的我们,都该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表示惭愧。


从大选前的民联不会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到后来把民联给解体,但解体的民联成员党是否就无需承担2013年大选时犯下的错误吗?我们记得2013年全国大选时,他们是可以共用同一个政党标志竞选,他们亲如兄弟,难兄难弟。

2013年大选后,伊斯兰党高举伊斯兰刑事法,他的兄弟都离他们而去。从大选前的全力护航,到后来的全力撇清,兄弟之情就如此地付东流水。

巫统看似亮了绿灯,伊斯兰党谢主隆恩。马华、民政党、人联党与印度国大党在全国各个选区与行动党斗死斗活,都是那不到60个议席的事情,根本无力撼动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合作。

除非公正党、诚信党和东马穆斯林议员全力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否则的话,拥有88个国会议席的巫统和16个国会议席的伊斯兰党,已拥有104个议席,两党的合作只需要再加上8个议席,就能改变历史,让伊斯兰党在吉兰但顺利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进而导致各州效仿,全国陷入“一国两制的局面。

巫统利用伊刑法课题争取马来人大团结,这一步棋将直接把公正党和诚信党的穆斯林领袖带到一个死胡同,他们前后都无退路。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穆斯林议员是否能在马来穆斯林社会立足呢?

巫统为了争取政权稳定,已经走到了最为危险的一步棋。但是,还是那一句话,别怪任何人,因为那是我们选择的路,我们曾经相信伊斯兰党,把选票投给他们。

但是但是最可悲的是,到了这一个节骨眼上,我们那些尊敬的国会议员竟然还能发表那些充满政治味道的言论,说什么这预示着国阵与伊斯兰党的关系等的,难道这些话可以撇清这些政客曾经一票一票地为伊斯兰党争取选票吗?能抹掉某位国会议员曾发表的“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吗?真是羞羞!

当务之急,该烦恼的是,如何说服国会议员反对伊刑法,如何团结那些反对落实伊刑法的政党,暂时放下不同的政见,团结一致对抗伊巫合作的伊刑法,而不是那没有营养的无谓调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