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还记得那一年的高教部


早上走访了高等教育部副部长的办公署,与副部长特别事务官奕鸿和何博士的新任机要秘书Kent碰面。话题中聊起了好多过去在工作上的经验和点点滴滴,也勾起了我在高教部的8个月回忆。


曾经在这里待过的日子,是值得回味的。毕竟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而老总正是我的第一位老板。记得刚来高等教育部的时候,Ms Yap可是我的第一位“导师”,她让我了解了整个副部长办公署的操作和人事。除了Ms Yap外,我还有两位师兄,一位是高级机要秘书的智伟和机要秘书的Joe。在选区中,我还有几位师兄,至此现在,只剩下AllanUncle Chandran。开始的想法很单纯,很想看看真正的政治世界是什么一回事,很想解开这一个在我心里依然是个谜的奥秘,很想知道自己是否适合于政治。


踏入高教部,有一份熟悉,有一份陌生,有些东西随着人事的转换,有些改变和迁移了;至于那些硬体设备,无法移动的还是在那里。从电梯走入6楼的办公室,我还是惯用了副部长办公署后的走廊,以前都称它为“后门”,因为那可是副部长办公署职员专用的出入口。空气中传来的清香剂的味道依然还是一样,没有转换别的味道,比交通部的“药水味”来得舒服。


还记得刚在高教部工作的时候,我的工作是“剪报纸”,外加一些paper work。两年来,我走过了308大选,经历了1018党选,不能说完全地参与内部工作,但至少眼皮下可以看到的事物,我都看过了。政治是否适合我,也许在两年前,我还犹豫,但现在的我,只能肯定的说不适合,没有YB梦的人就难以织梦了。有人说我不是要搞政治的人,其实我对这论述有所保留,因为两年前的我是有这个梦的,但现在比较实际些了,梦已不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