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

拆庙看见民联的无赖



北海甘榜新芭金山大伯公庙拆庙事件引发槟州朝野叫骂,在朝者认为金山大伯公庙依然存在原址,而非被在野者-马华诠释为拆庙,因为市政局所拆除的庙宇是靠近庙宇的其他建筑,民联政府诠释为“充作其他用途”的建筑。不过,据当地居民的说辞,那可是金山伯庙兴建中的新庙宇,等待政府当局的批准后,将会迁入有关新建的庙宇。


黄伟益今天要挑战槟州马青分团团长翁协文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是否支持建造非法庙宇?我认为这非当务之急。人民不是要看到政党对骂,而是解决人民的问题。黄伟益于61日代表林冠英出席大马斗母宫九皇大帝总会全国代表大会主持开幕时说,只要没有负面影响的建庙申请,州政府都会全力配合。此外,这位准新郎还强调,新政府绝对不会重蹈覆辙,而2年前发生的威中斗母宫被拆庙的事件,也绝对不会重演。话听在耳里,似是昨日发生之事般,怎知不到一个月,却发生了民联领导的市政府拆除了金山大伯公庙兴建中的新庙宇,怎么建庙的申请没有获得州政府的全力配合呢?再来,为何2年前的斗母宫拆庙事件却让当时还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借题发挥呢?说国阵政府不支持庙宇的建设,不尊重各族人民的信仰。当时的斗母宫建设不也是非法吗?为何当时的民主行动党没有因为非法建设而支持拆除,相反地,却拿起棍子来捍卫现在行动党强行拆除的“非法建筑”呢?难道当官需要有官威,说话比较不一样了,因为官有两个口?

政党往往所犯的错误就是喜欢误导和讨好人民,而非真正地教育人民。在国会,有个“资深”的政治人物来误导全民,误导国会相信巴生港口的丑闻烧至125亿,但是他的做法犹如在演一场未来的戏码。翁诗杰说他一直重演同一部戏码,一直重播同一个论述,好像录影带在重播。我倒说林老在演着42年后的事情,因为报告指若管理不当,2051年将会把债务推高到125亿,而非当下的2009年。也许林老深怕看不到42年后的马来西亚,所以先预演未来的戏码。


谈回甘榜新芭金山大伯公庙拆庙事件,我们不能单看民联拆庙的事件就大作文章,若只是因为民联拆庙就闻风起舞,直接炮轰民联议员,那与林吉祥在国会无的放矢不也是如出一辙吗?首先,新庙宇的建设受到居民的反对,而且也未获得市政府的正式批约。若看相片中的建设,的确破坏了儿童嬉戏的天地。市政府不批准是情有可原的,而居民的反对也不无道理。但,在情理上说得过去,却不代表作为人民代议士就可以袖手旁观。峇眼国会选区是由林冠英赢得,峇眼属下有3个州选区,即林峰城所代表的峇眼惹玛州议席,彭文宝所赢得的双溪浮油区及旦纳的峇眼达南。最为趣味的是,此事件就发生在林冠英的国会选区内,而双溪浮油区州议员彭文宝则是此区的代议士,前者是槟州首席部长,后者是州行政议员。峇眼的人民挺幸福的,因为峇眼区正是所谓的民主城,1位国会议员及3位州议员都是来自民主行动党,而卖点却是峇眼区有一位首席部长,两位州行政议员。但是,林冠英,林峰城和彭文宝三人除了一贯式地常出现在市集拜访选民外,好像大明星似地签名外,似乎没有为这区域带来正面的发展。反而国阵执政期间,拉惹乌达的发展变化甚大。如今,爆发的拆庙事件,林冠英和黄汉伟除了继续沿用误导,诠释原有的庙址依然存在,所拆除的是其他用途的非法建筑物。那根本就是说瞎吧!根据新闻背景,原有的庙宇也是因为让路给发展商,才临时搭建的庙宇,那我倒质疑这临时庙宇的合法性,为何民联政府没有依照口里诠释的非法建筑物而拆除之呢?简直就是官字两个口嘛!

作为掌权的人民代议士应该教育人民,此建筑是不合法的,而非如该庙理事署理主席所提及的,林峰城行政议员鼓励他们快点建,而这些平民百姓似乎还要林峰城到大伯公面前发誓,看来人民的话可信些。毕竟官可以为了利益而否定说辞,而老百姓就没有什么输不起了。官爷们应该当老百姓的指路明灯,让老百姓减少碰壁,而如今的拆庙事件就是这些官爷们老爱讨好人民,说些人民爱听的话,事情弄巧反拙了,才来否认这一切。最要不得的是,林峰城在行政议会里是负责工程部,而彭文宝是环境卫生部,难道他们就不该为人民指条明路吗?至少告诉老百姓关于工程申请程序和环境考量问题等等。也许国人对于林峰城涉及此事件感到疑惑,毕竟他不是此区的州议员,相反地,彭文宝才是。但是,若不说不知,双溪浮油区与峇眼惹玛区只是一个大马路之隔,而这个大马路就是闻名槟城的北海唐人街-拉惹乌达路,是华裔的聚集区,甚少看到其他友族在这里活动,而且最趣怪的是华人庙宇甚多,一段大马路就有两间九皇爷庙,反而回教堂则是卖少见少。因此,往往这两区的老百姓都是互通的,即教育通,宗教通,文化通,简直就是大三通。

彭文宝

林峰城


事件发生前,官爷们应该觅寻另一个合适的地段来建筑新的庙宇,就不会变成不合法的建筑。林峰城曾经在423日主动询问有关庙宇的建筑进展,证明林峰城事先已经知道有关事情,而从来没有阻止人民的非法建筑行动。我们没有质疑这建筑合法性的问题,而黄伟益跳出来挑战马青的做法是毫无意义的。黄伟益的做法只不过是要转移整个事件的焦点,尝试再次地利用误导的策略来淡化此事。黄伟益若还记得自己曾经在61日所发表的论述,他今天该做的是寻觅新的地段来建筑新的庙宇,而非再作这类无谓的政治斗争。从政者不该以人民为先吗?解决人民当前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做义气之争是无聊的。


4 条评论:

陳不平 说...

是拆庙?还是鏟除遊樂場非法建築?尚属爭論性課題,馬华領袖及博客已如穫至宝,大力鞭挞行動党及民联。如果对国家大事能有如此警觉牲,不是後知後觉,甚至不知不觉,也許就不会在308大选兵敗如山倒。
对於民联做的惠民政策,卻不曾见到馬华博客称許,看來馬华博客还是很难就事論事或兼持中立。
就如今日雪州一則雪政府捐巴生4獨中200萬,400萬撥州內華小的新闻,就未見有任何馬华博客提及。
兹轉戴自中国報:
巴生4獨中感恩華社
雪政府捐巴生4獨中200萬
400萬撥州內華小
(巴生27日訊)雪政府今天捐助巴生四獨中200萬令吉,同時也將捐助400萬給州內華小。
4間受惠獨中是興華、濱華、中華和光華。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說,所有雪州子民,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作為當權者,不應只著重管制教育,更重要的是珍惜辦學者所付出的努力和成果。

卡立今日出席在巴生濱華中學舉辦的巴生四獨中感恩華社儀式后,在記者會上如是指出。

大臣十分重視這項華教盛會,到場時受到巴生華教領袖的熱烈歡迎,幾乎所有州行政議員都參與其盛。

公平對待所有學校

卡立說,民聯政府會資助州內所有需要捐助的學校;教育方面必須公平對待所有子民。

“民聯政府對巴生四獨中的捐款,可視作為一種“催化劑”,讓中央政府感到不安,讓它們在撥款方面,更公平對待所有學校。”

民聯政府今年對華校的捐款,共達600萬令吉,分別200萬給獨中,400萬令吉分發給華小,目前已發出400萬令吉;宗教人民小學也獲得600萬令吉,淡小則有400萬令吉。

卡立說,只要雪州或巴生的經濟越好,州政府就有能力分發更多的捐款給有需要的學校。


卡立:中央應制度化撥款
卡立說,雪州政府掌握有限的資源,故此對州內學校的資助也有限,所以他同意華教領袖的說法,中央政府應制度化撥款給所有的學校。

他說,雪州每年只有14億令吉的預算,所以財政方面較為困難。

“教育可以改變族群的命運,若能夠自力更生,自強不息的學校,就更加應該得到支持。

“民聯政府的宗旨,推行的不是種族政治,而是協助全民發展的政治。在行政上我們必須透明和負任,所以我們不輕許承諾,而是以行動來資助華教。”

他說,巴生人自獨立前,就己經透過個人或社團,資助巴生四所獨中,這是巴生華社的光榮,因為他們的付出,才得以讓四所獨中被國家教育制度邊緣化情況下,還得以留存,成為雪州華教的橋頭堡。

他指出,今天,沒有人會否認全國有60所華文獨中的存在,並且也逐步對國家教育制度造成影響。

大臣也勸告獨中董事會繼續努力為學校作出貢獻,不要捲入一些無謂的紛爭。


謝松坤感激民聯政府
巴生四獨中工委會主席謝松坤說,巴生四獨中衷心感激民聯政府為獨中帶來捐款的好消息。

他在感恩華社儀式致詞時說,巴生華文教育發達,華小有21所,獨中也有4所之多,數量冠全馬各城鎮,足見巴生人熱愛華教和關心子女的前途。

“但巴生人的責任也最重,因大家要負擔25所華校的建校基金和經常費。幸得華社在華教發展上無怨無悔的付出。巴生四獨中也因有華社全力支持,才能逐步發展並有今日的成就。”

他說,獨中在我國體制中,並沒有納入主流,一路來都是依靠自力更生及華社民間不斷付出,才在近百年來為社會和國家造就了許多人才,並在政經文教等領域都有卓越的表現。

林恩霆 说...

是拆庙?还是鏟除遊樂場非法建築?我想没有争论,因为即是拆除兴建中的非法庙宇,而且是在游乐场。从我的文章,你没发现我的论点是支持拆除游乐场的非法建筑吗?!但是,民联在此事情发生前,就不该给予人民希望。

政党轮替,朝野对调,在朝应该做在朝的工作,在野就必须监督政策。这与后知后觉扯不上关系,马华只是扮演在野应该的角色,因为马华不想在野了,还像行动党在朝的不知不觉!台湾国民党也不是因为曾在野,也在朝,政党轮替需要的是成熟的政党来扮演积极的角色。因此,断送江山是过去的事情,如今马华该做的是为民监督民联的政策!

雪山锺某 说...

老弟,官老爷说是建筑物,可是它看来更像庙,它看来像庙,其实不是庙。与其说是庙,不如说是砖。

l藍海 说...

:(
请你说话和写作时放尊重些,要不你可会吃不完兜着走!
别再欺负我哥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