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

拆庙看见民联的无赖



北海甘榜新芭金山大伯公庙拆庙事件引发槟州朝野叫骂,在朝者认为金山大伯公庙依然存在原址,而非被在野者-马华诠释为拆庙,因为市政局所拆除的庙宇是靠近庙宇的其他建筑,民联政府诠释为“充作其他用途”的建筑。不过,据当地居民的说辞,那可是金山伯庙兴建中的新庙宇,等待政府当局的批准后,将会迁入有关新建的庙宇。


黄伟益今天要挑战槟州马青分团团长翁协文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是否支持建造非法庙宇?我认为这非当务之急。人民不是要看到政党对骂,而是解决人民的问题。黄伟益于61日代表林冠英出席大马斗母宫九皇大帝总会全国代表大会主持开幕时说,只要没有负面影响的建庙申请,州政府都会全力配合。此外,这位准新郎还强调,新政府绝对不会重蹈覆辙,而2年前发生的威中斗母宫被拆庙的事件,也绝对不会重演。话听在耳里,似是昨日发生之事般,怎知不到一个月,却发生了民联领导的市政府拆除了金山大伯公庙兴建中的新庙宇,怎么建庙的申请没有获得州政府的全力配合呢?再来,为何2年前的斗母宫拆庙事件却让当时还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借题发挥呢?说国阵政府不支持庙宇的建设,不尊重各族人民的信仰。当时的斗母宫建设不也是非法吗?为何当时的民主行动党没有因为非法建设而支持拆除,相反地,却拿起棍子来捍卫现在行动党强行拆除的“非法建筑”呢?难道当官需要有官威,说话比较不一样了,因为官有两个口?

政党往往所犯的错误就是喜欢误导和讨好人民,而非真正地教育人民。在国会,有个“资深”的政治人物来误导全民,误导国会相信巴生港口的丑闻烧至125亿,但是他的做法犹如在演一场未来的戏码。翁诗杰说他一直重演同一部戏码,一直重播同一个论述,好像录影带在重播。我倒说林老在演着42年后的事情,因为报告指若管理不当,2051年将会把债务推高到125亿,而非当下的2009年。也许林老深怕看不到42年后的马来西亚,所以先预演未来的戏码。


谈回甘榜新芭金山大伯公庙拆庙事件,我们不能单看民联拆庙的事件就大作文章,若只是因为民联拆庙就闻风起舞,直接炮轰民联议员,那与林吉祥在国会无的放矢不也是如出一辙吗?首先,新庙宇的建设受到居民的反对,而且也未获得市政府的正式批约。若看相片中的建设,的确破坏了儿童嬉戏的天地。市政府不批准是情有可原的,而居民的反对也不无道理。但,在情理上说得过去,却不代表作为人民代议士就可以袖手旁观。峇眼国会选区是由林冠英赢得,峇眼属下有3个州选区,即林峰城所代表的峇眼惹玛州议席,彭文宝所赢得的双溪浮油区及旦纳的峇眼达南。最为趣味的是,此事件就发生在林冠英的国会选区内,而双溪浮油区州议员彭文宝则是此区的代议士,前者是槟州首席部长,后者是州行政议员。峇眼的人民挺幸福的,因为峇眼区正是所谓的民主城,1位国会议员及3位州议员都是来自民主行动党,而卖点却是峇眼区有一位首席部长,两位州行政议员。但是,林冠英,林峰城和彭文宝三人除了一贯式地常出现在市集拜访选民外,好像大明星似地签名外,似乎没有为这区域带来正面的发展。反而国阵执政期间,拉惹乌达的发展变化甚大。如今,爆发的拆庙事件,林冠英和黄汉伟除了继续沿用误导,诠释原有的庙址依然存在,所拆除的是其他用途的非法建筑物。那根本就是说瞎吧!根据新闻背景,原有的庙宇也是因为让路给发展商,才临时搭建的庙宇,那我倒质疑这临时庙宇的合法性,为何民联政府没有依照口里诠释的非法建筑物而拆除之呢?简直就是官字两个口嘛!

作为掌权的人民代议士应该教育人民,此建筑是不合法的,而非如该庙理事署理主席所提及的,林峰城行政议员鼓励他们快点建,而这些平民百姓似乎还要林峰城到大伯公面前发誓,看来人民的话可信些。毕竟官可以为了利益而否定说辞,而老百姓就没有什么输不起了。官爷们应该当老百姓的指路明灯,让老百姓减少碰壁,而如今的拆庙事件就是这些官爷们老爱讨好人民,说些人民爱听的话,事情弄巧反拙了,才来否认这一切。最要不得的是,林峰城在行政议会里是负责工程部,而彭文宝是环境卫生部,难道他们就不该为人民指条明路吗?至少告诉老百姓关于工程申请程序和环境考量问题等等。也许国人对于林峰城涉及此事件感到疑惑,毕竟他不是此区的州议员,相反地,彭文宝才是。但是,若不说不知,双溪浮油区与峇眼惹玛区只是一个大马路之隔,而这个大马路就是闻名槟城的北海唐人街-拉惹乌达路,是华裔的聚集区,甚少看到其他友族在这里活动,而且最趣怪的是华人庙宇甚多,一段大马路就有两间九皇爷庙,反而回教堂则是卖少见少。因此,往往这两区的老百姓都是互通的,即教育通,宗教通,文化通,简直就是大三通。

彭文宝

林峰城


事件发生前,官爷们应该觅寻另一个合适的地段来建筑新的庙宇,就不会变成不合法的建筑。林峰城曾经在423日主动询问有关庙宇的建筑进展,证明林峰城事先已经知道有关事情,而从来没有阻止人民的非法建筑行动。我们没有质疑这建筑合法性的问题,而黄伟益跳出来挑战马青的做法是毫无意义的。黄伟益的做法只不过是要转移整个事件的焦点,尝试再次地利用误导的策略来淡化此事。黄伟益若还记得自己曾经在61日所发表的论述,他今天该做的是寻觅新的地段来建筑新的庙宇,而非再作这类无谓的政治斗争。从政者不该以人民为先吗?解决人民当前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做义气之争是无聊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