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星期三

翁总对宝诗有情有义


今天早上一来到办公室,同事就让我知道《中国报》的报导,新闻内容关于我的前同事宝诗的结婚消息,文中也提及她邀请翁总出席其婚宴,而其夫婿是当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先生的政治秘书兼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先生。


对于伟益,我只曾经在大学念书的时候,见过他一面,当时他与拿督斯里廖中莱一起出席讲解“全国大专联谊会”的创办和历史进程。当时,伟益已明显地是偏野的,因为他的说辞与拿督斯里廖的往往都是针锋相对。我对伟益的印象不深刻,因为就是一般的因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人物,而且说辞缺乏深度。


至于宝诗,我对这位前同事保持友好的关系,她有其可爱的一面,好比绍谦所说的Sotong。她在工作上可是尽心尽力,她离开这一个团队,是因为她不适合这里的工作节奏和方式。报导中也提及宝诗承认她与翁总的关系很好,其实她说的都是事实,翁总还曾经协助她。有两件事情是可以佐证宝诗与翁总的关系良好的,第一是推荐信,宝诗曾经要求翁总给予她在工作寻找的方便,而给了她一封亲笔签名的推荐信,翁总要我把信件交给她的时候,还告诉我说,“大家同事一场,曾经一起办公,我们也希望她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其二,还记得当时宝诗希望到英国去工作,而翁总知道后,亲自拨电于她,告诉宝诗说要见见她,而当时的宝诗人在槟城,宝诗也给我拨了个电话,告诉我说翁总要见她,还询问我的原因所在。我当然不晓得原因,而就询问了翁总,翁总就说明自己担心宝诗盲匆匆地跑到英国工作,没有了解那危险性的存在,而落入非法集团的陷阱,所以才要见见她。


翁总对宝诗可说是有情有义,所以宝诗的说辞是对的,没有半点虚假。我也相信宝诗已经告诉翁总关于她的婚讯,只是没有把请柬寄上。宝诗曾经一度是我工作上的拍档,还记得她是在我进入高教部后的一个月,才加入这一个团队,而她在去年的308大选后就离开了这个团队。


听到她的喜讯,而且其夫家还是伟益的这一号人物,相信未来一定很幸福,毕竟民主行动党在槟州还是很有前途的。


祝福宝诗和伟益,愿你们幸福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