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星期五

写着爸爸在父亲节


这一个星期日就是父亲节了,也是我生日的前一天。昨晚与朋友在甲洞晚餐后,在回家的路上,我与弟弟通了电话,除了聊弟弟的近况,他也询问了我少许的意见。从电话中,他也告诉我说爸爸不舒服,肚子痛了。


我家里的组织结构比较复杂,若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生长在一个同父异母的家庭里,父亲在第一任太太逝世时,只有23岁。在这一个年龄下,爸为了养活哥哥和姐姐,毅然到首都来工作,作建筑的粗工。8年过去了,爸当时是31岁,也再娶了我的母亲,即他的第二任太太,后来还生下了我和弟弟。有时候,我看见爸爸那么地辛苦,我会想:“若你没有再娶,若爸没有我们两个小瓜,可能他现在的生活会更好,也许已经在享清福了,我们看来是他的负担。”


爸虽书读不多,但他的文章却绝对可以登上台面。也许我写文章的体内遗传是来自他。他爱看报章,爱看新闻,无论国内海外的新闻都爱看,不但如此,他也爱看“笑戏”,如周星驰的《功夫》等等的。他会一边看戏,一边说福建话的“hao xiao”,意指“夸张骗人”。但是,最可笑的是他还会笑得很大声。有时候,我不是因为剧情而笑,而是因为爸爸的逗趣而笑。


爸爸告诉我们说,他没有家产,如果我们不好好地念书的话,只有罗里的四个轮子去分,四兄弟姐妹去分一人一个轮胎吧!还记得我要念大学的时候,家里的经济还算稳定,但不是富裕得很,但爸说只要孩子能读,我卖屋卖车都要让孩子读完大学,至少孩子不会像自己当年这样无法继续念书,而换来劳碌一生,干粗活来养家。因为爸的这一个信念,我从国民大学毕业了,弟也在北方大学念书,也许爸依然坚持“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华人思维,才有了今天两个大学生的孩子。


我一直都寻找着出口,来改变家里的一切。我才25岁,有的是时间和青春,而爸已快60了,妈也54岁了,时间不容他们再继续地等下去了。我希望在他们还蹦蹦跳跳的时候,可以出国走走,看看世界。爸爸不要我们有他小时候因为经济而无法念书的遗憾,我希望我不要爸有公公在临终前都无法回到中国的遗憾。


我会加油,我会努力,我也相信弟弟会与我一起实现这一个想法。


爸,父亲节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