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星期日

数理科的对决:城市人与郊区人




英文教数理的课题一直在这6年里延烧不停,原以为在政府宣布于2012年废除英文教数理后,一切将会得到全民的掌声,甚至可以把课题给刷下来。但是,只能说政府都不容易当,“顺得哥情来失嫂意”,一种课题的燃烧或多或少都少不了两面的说法,一是赞成,二是反对,有时候还有灰色地带,一旦拿捏不准的话,可能惹得满身蚁。


吉隆坡金地花园国中(SMK Seri Hartamas)的家教协会,原本打算在今早于学校举办特大。但是教育部却在昨日傍晚,通过校方口头告知他们,这项会议无效。特大开不成,变相成了记者会,向首相呛声,并表达要教育部允许该校继续沿用英文作为数理科的教学媒介语。



依据报告指出,第一批在英文教数理的政策下“出产”的学生在2007年通过了第一次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整体成绩显示,数理科都有明显的进步,即生物是4.87%,物理8.76%,数学1.04%及Sains Tambahan 4.29%。这一个成绩明显说明了语言不是学习的障碍。在2008年度,518,616名学生参与初中鉴定考试(PMR),当中有31%的学生以英文作答科学的问答,更有46%的学生以英文作答数学。


虽然成绩和学生的反应明显让英文教数理的课题处在自在的位置,但是于2008年12月份出炉的报告显示,英文教数理却又有另一种声音的存在,5所本地大学针对这课题作出调查。调查涉及了来自社会各阶层的15,089人,当中调查的对象包括了中小学校长及老师。调查结果总结,英文教数理让75%的学生在数理科上的掌握处在中等或不满意的位置。不但如此,英文教数理也让学生自小学时期就对数理科失去了兴趣和好奇。


来自教育界的人士,对于英文教数理抱着观望的态度。来自华教和印裔学校的教育人士对英文教数理都存有不满。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教育上的论点是,在教育上,沿用母语来教学是必要的,毕竟只有自己熟悉的语言才能加强学习的能力,更容易让学生明白其中的原理和知识。


英文教数理至今为止,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什么语言最容易让学生接受,而是每一个学生的母语都有不同的诠释。在城市里的孩子,从小惯用英文为家里沟通的媒介语,对于这些学生而言,英文就是他们最容易明白的语言,也可称得上是母语。但是,在乡下地区,各族不同的家庭背景就有不同的母语背景。马来同胞惯用马来文,华人惯用地方语言或中文,印度人必定是属于淡米尔文了。由于在马来西亚的国度里,有三种源流小学的存在,因此母语的争议没有成为英文教数理上的争锋相对,也不会构成种族的课题。不过,如今却是英文底子的帮派与本土语言帮派的对立。对于城市的孩子来说,父母受过高深的教育,就算自己是印度人,自己是华人或马来人都认为英文才是“高等”的语言,从不以自己的语言为傲,甚至不认为自己不懂母语是一种羞耻。因此,今天才会有了理直气壮要求政府让这些自以为很高水准的孩子来以英文教数理。


对于我来说,语言只不过是学习某种知识的媒介语,只要它是能让人更容易吸收知识的话,它是可以被接纳的。至于要学好一种语言,需要的是完全且专门的学习,并非通过某种本科的知识来学习语言,就好比以数理科来学习英文的说法是不行的。吉隆坡金地花园国中的家长代表了城市人的想法,代表了受高深教育的家长的想法,他们与住在郊区及受教育不高的家长成了对比。今天的数理科争议已经从政府与教育人士的对决延伸到城市人与郊区人的对立。这也让母语的诠释有了新的说法,到底什么语言才是学习的最好选择呢?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毕竟社会各阶层都有不同的家庭背景和教育水平。


但,我深信政府不会妥协,若再次地妥协的话,政府的立场就失去了代表性。唯有叹一句,“政府都不容易做!”慕尤丁要在这两层关系找出另一个花明,的确有些伤脑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