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星期五

张蔡翁的问题:法律来解决吧!



日前,我在某报章阅读到一篇报导,指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突改口风,表示愿意与翁诗杰合作,寻找出该为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弊案负责的单位或人。不但如此,他还表示当时的1天3问的的目的,就是“协助”翁诗杰找出真相。暂且不理会林吉祥是真情还是假意,但可看出林吉祥已改了口风,语气也对翁诗杰转向温和。

今天,翁诗杰因为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 的弊案,而惹上了这KDSB的大蚂蚁。PKFZ的弊案是拖了多年的大课题,几经前任交长,都无法给予人民一个适当的交待。如今,报告出炉了,数字也摊在太阳底下了,挑战也一一来了。林吉祥也在这一个时候,改变一贯对翁诗杰的单单打打,无论其真情或假意,至少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为翁诗杰护航会为自己的政治形象加分。因为人民要的是真相和正义,而林吉祥一直以来都打着正义的旗帜,所以难免为翁诗杰说几句好话。

林吉祥作为党外人士,给于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支持,但是反观国阵和马华内,却有人趁机落井下石,似乎要赚取廉价的宣传。从马华的角度来看,维护正义和廉洁不是党的立场吗?国阵的施政不也是要廉洁政府吗?今天的弊案公开就是要向贪腐宣战,而非逞英雄之举。弊案不公开,难以向人民交待。公开弊案就是逞英雄,那是否永远都不要公开真相才算不是逞英雄呢?


翁诗杰直称有人筹资1亿令吉倒他,某位党领袖说没有这回事。嘿嘿,这位党领袖怎么会知道没有这回事呢?翁诗杰又没有点名是谁筹资,为何又有人对号入座呢?这位领袖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让看官们啼笑皆非。翁诗杰与张庆信的纠纷不是个人恩怨。张庆信说一千万令吉是捐给“马华”,老张已把马华牵扯进去,作为党领袖的应该解释来龙去脉,因此这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党的形象和尊严的问题。人品问题也是老张在操作的攻击武器,他试图利用人品问题来打击翁诗杰,要破坏翁诗杰在人民心中的廉洁形象。人品可说是私也非私,因为作为大众人物,其品德和操守都受到万人瞩目,大众的眼光就是标准,没有对错,只有大众接受与否。若不,当年的某位领袖也不会因私德问题,而谢罪下台。因此,私德牵扯着政治人物的政途,打击私德就是打击政治人物的政治生命。



政治人物的嘴脸最让人看了恶心。老张口口声声说没有得到辩解的机会,那专案小组公布报告至今已过了12天,为何这两个星期内都一直在听到霸王飞机事件和一千万令吉德指责,而非听到KDSB副执行长费查阿都拉对报告的辩解?既然翁诗杰选用了媒体来公布报告,你KDSB大可也选择媒体来辩解或反驳专案小组的报告。但是,KDSB并没有这么做,相反地,一直在演着“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戏码,而这些指责似乎告诉翁诗杰,你再爆出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内幕,我就让你也不会好过。哇哇,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难道不明白这就是要翁诗杰闭上嘴巴的举动吗?好人与坏人就只是一线之差!

我说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弊案揭发应该受到全民的力挺,反贪委会的调查工作也应该进行之,以对有关人士作出法律上的追究;至于一千万令吉的疑云,同样的指责该寻求法律上的解决方案及进行法律上所赋予的行动与程序,包括调查。同等地,桃色风波也该有法律上的责任,而非不了了之。

5 条评论:

糊涂侠客 说...

查出巴生自贸区的丑事是全民支持的,但是捉“害虫”也要捉全部啊?难道只有KDSB有问题?有没有人查一查为何它的贷款利息会那么的高呢?翁总所公布的报告有没有说到这点呢?那为何翁总发出给首相的信就完全没有提起呢?这是透明的做法吗?

老张说翁总是为了给全国马华区会筹款才跟他拿1千万,但是这笔钱完全没有进到马华。如果有个马华领袖偷用马华之名向某人筹款,你说这是个人还是马华的事呢?所以我赞成及支持翁总向老张提出诉讼但不是马华全体一起加入因为不是马华起诉老张啊!

如果这是马华全体党员的事,那如果翁总真的有拿钱,马华不是要自动瓦解吗?

Mic 说...

老总说的“当时我还不是总会长,不需要一千万”, 不也是个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又如何肯定会长没有拿钱???你又如何肯定他的私德没有问题?对于人民私德还是其次吧,只是人民对于满口道德的总会长的道德要求高一点而已。

桃色风波也该有法律上的责任???你是说那个“口XX”需要负上法律责任吗???这是一则马华的老古董笑话吗??什么年代了?

另外提醒你一下,其实人民并不期待总会长的调查;大致上这都是马华人自讲自爽的东西,你同意吗?马华离开人群越来越远了,另外请劝告我们那有空发文告的卫生部长跟进H1N1多一点,死了很多人了,我不希望下一个是我的亲人,谢谢。

Jack 说...

这场戏的结局我已经知道了。

有证据的一方就赢定。

肥张有证据吗?

所以。。。。

Jack 说...

已经告上法庭了!

匿名 说...

Kuala Dimensi 私人有限公司總執行長拿督斯里張慶信指出,見證他把1000萬令吉捐給馬華的證人,願意在翁詩傑向他提出的“5億令吉名譽賠償”官司上,出庭供證,還他一個清白。他說,這名證人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個有原則的人。

“我這一生人沒做過什么壞事,對不對?他(證人)是個有原則的人,他會幫我澄清;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是要把整件事說清楚。”“我們是好朋友,他曾叫我不要捐錢給馬華,但我還是捐了。”

針對有傳言指有關證人是名鄭姓丹斯里一事,張慶信依然守口如瓶,不願透露證人身分,並回應說:“我不知道,不知道...。”

虽然张金主不愿意透露谁是他背后那位千万证人, 但是熟悉马华政治操作的人都会猜测, 那位丹斯里也是一名金主, 有一定的背景, 也是马华领袖不敢得罪的商界名人.

不过, 如果那个证人不是一名丹斯里的话, 而只是一名懂得藏钱普通老百姓, 那又怎么办?

张金主财大气粗, 但是马华人可不好低估这名老粗. 他可是很了解多少个马华人欠他人情欠他钱, 相信某某真假都不真不假的百万马青高层是很明白这位好兄弟, 因为如果不是兄弟情深, 基基相惜, 他那几张金钱飞机的大弟牌早就被开出来了.

撇开张金主的为人和他跟马华的恩怨情仇不说, 他一心为华社, 出很多钱出很多口水的努力倒是赢得不少马华人的认同. 不然的话为什么翁总日夜睡不着, 拼老命放炮轰东马老粗, 就是担心张金主的党东渡, 用金钱买人心, 一下子就把众多马华人买过去.

马华有20亿资产? 很有钱? 金主一个自贸区就几十亿袋袋平安兼拥几架私家飞机, 首相都纵容他发财乱发炮, MACC 也啃不下, 他会怕你马华和翁诗杰?

内部消息传出, 如果不是自贸区丑闻越闹越大, 那个党早就东渡了, 马华一些领袖和党内欠张金主太多人情的兄弟早就跳草裙舞了. 如果你是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太多巫统人的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国阵实权华人老大兼大金主的翁总, 如果你是怕马华收档的翁总, 你会不会做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張慶信守口如瓶, “我不知道,不知道”? 如果你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