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8日星期五

党争的号角响起了!


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于星期四凌晨被会长理事会成员开除。根据党章,蔡细历医生有权在十四天内上诉,而其上诉将呈交到中委会,以让中委会作最后的决定。但是,基于中委会在蔡细历形容下,只是橡皮胶,多数会通过开除他的决定。


事情发生至今恰恰一天,各大语文报章都以头条来报导此事件。网络媒体争相报导,马华部落客热点讨论,面子书也陷入挺蔡和挺翁的火热中。挺蔡人士所提出的论点,不外有3,一是会长理事会不该再次挑起21个月前所发生的性爱光碟事件,二是蔡细历医生是中央代表选出来的,强行把他革除,等于违反党意;其三便是翁诗杰本人利用权力逼蔡细历到墙角。因此,这被视为是翁诗杰与蔡细历医生之间的纠纷。


党争一触即发,各路人马摆好阵势,就是等待吹响开战的号角。这一次,会长理事会全豁出去了,摆明就是等你来,而全马各地挺蔡的人马举行新闻发布会也是预料中事。因此,揭竿而起的汤木,张秀福,郑修强,刘一端,李观仁,古乃光等等都是在做一场大家已经知道的剧情。特大是否能成功举行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这一切依然在掌控中。马华至今不能再有两个火车头,两者都要当老大的话,只有一个可以生存是古往今来的道理。不知情者都会蔡细历喊冤,声援蔡细历,责骂翁诗杰的不是和独裁,但是是否有想过为何这一班人愿意与总会长同在,一起对开除蔡细历医生的决定来个集体负责。集体负责即是若中委会或特大代表否决了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的决定的话,全体会长理事会成员将会集体辞职,即总辞。若总辞的话,马华的整个领导班底将会重新洗牌,次线领袖将会上位领导。这样的一个马华也许可以满足某些特定的人,但绝对满足不了华社。华社不要一个对巫统唯命是从的领导,乞讨巫统作靠山的领袖更要不得。当年,马华就有一个陈东海,因为追随东姑左右,得以委为联盟总秘书,但是这人出卖了华裔,典当了族群对他的信任,刘伯勤把华团备忘录交由他,希望他可以转交于东姑,但陈东海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靠巫统起家,怎么会做出违背巫统的事来呢?忘了告诉大家,他也是其中一位随东姑到伦敦谈判的华裔代表之一,也被历史评为汉奸。

公正党党员已经向警方举报蔡细历医生违反自然性行为的罪状,马华可不挑起21个月前的光碟事件,但警方可以吗?警方一贯秉持“有人报警,就要调查”的办案原则,谁能担保被送上法庭的那一天不会到来?蔡细历医生的光碟事件显然地还是一个未引爆的计时炸弹,可能不是目前,而是未知的未来,但确定一定会有那么地一天。根据纪委会的报告,黄家定时代的纪委会主席石清霖医生把蔡细历案子的Status归档在Put On Hold,即是暂时搁置。暂时搁置不代表Close File,蔡细历医生必须怪石清霖的错误归档。有人质问,蔡细历医生都已经总辞了,卸下大大小小的职位,可算是一种惩罚了。蔡细历医生的总辞给人的诠释是,他选择总辞来向全国人民道歉,因为这是不良的示范,也是自愿的惩罚。但对于纪委会来说,除了Put On Hold外,纪委会始终没有做出任何正式的裁决,也没有谕令蔡细历医生辞职。据当时的小道消息说,辞部长职是前首相要求的。因为在总辞前的一天,他还是坚持不辞职的。况且对蔡细历来说,他并没有呈交辞国会议员的信件于下议院议长,何来辞了国会议员呢?蔡细历医生说以为向首相辞职就等于辞了国会议员,难道蔡细历医生不知道马来西亚是以“三权鼎立”来治理国家的吗?向首相辞职是行政权,向议长辞职是立法权,两者不能相提并论。话说想为自己留条后路,但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可以理解部分人士对蔡细历被开除的决定感到愤怒,因为这是他们的“主子”,他们的领袖。请原谅我用“主子”的字眼,因为我也是向蔡细历医生的支持者学习的,希望不会冒犯。对于平民百姓或局外人来说,他们会认为翁诗杰太绝了,太欺压蔡细历医生了。是的 ,这是蔡细历医生要给大家的一个感觉,而大家给予的同情和支持就是他需要的效果。张庆信的“一千万令吉”的指责在PKFZ课题爆发后抛向翁诗杰,无需解释都知道这是有连贯性的,而为何张庆信会在一时之间抛出那么多的指责,蔡细历医生没有开声声援是意料中事,但反而还插上一脚,指责翁诗杰撒谎。当翁诗杰说有人以一亿令吉倒他的时候,为何蔡细历医生会说没有这回事,摆明就是对号入座,自揭倒翁主谋。


短短的一个月,看出事情的连贯性,别单从无情或绝情的角度来看待翁诗杰。不在局中,不知真才或实料,更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利益冲突牵涉有多广,也许这是你我都无法想象的冲突,也许不只是权位,而是民族的兴旺。没有人愿意吵吵闹闹,没有人愿意豁出去,等你来开特大倒自己。若可以选择,翁诗杰必定不会希望是今天的满身蚁。他已经贵为马华总会长及部长,已经是当年统治马华17年之久的林良实所拥有的一切,最后的一条路就是退休,己没有什么好争了。若非有人动摇党本,威胁民族事业,不会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乌纱帽作为赌注。


这期间,有人上来叫骂,有人上来粗言对待,但是我相信大家各有立场,无需以污蔑的字眼来对待党同志。还记得有人要我衔着某某领袖的LP,这种话真的难以入耳。我不对挺蔡的同志加以反驳和粗野对待,只因这是立场的问题,各有选择。对于难以入眼的粗俗评语,我惟有选择删除,因为不想让人看到马华同志之间的粗鲁对待。


希望马华的未来是光明的!明天会更好!大家共勉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