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汤木喜欢“倒”!


汤木说一千万事件是翁诗杰个人的事情,不要把马华牵扯在内。我倒好奇何谓这是翁诗杰个人的事情?老张强烈表示,翁诗杰当时拿一千万令吉是要给马华区会作活动基金的,而且还说与马华同一阵线,希望通过一千万令吉,团结马华。老张前前后后一直说翁诗杰是以马华作为他所谓的“要求一千万令吉”的理由。老张把话题一转,就直说是马华,这直接触动了马华上下的神经线。一开始,老张就已经把马华牵扯在内,作为党魁的翁诗杰是否有这必要澄清此事呢?



还有一句更妙,汤木担心汇报会将会被翁诗杰利用来为自己加分。请问这加分的意思是如何诠释?是担心现场来太多人的话,就会被诠释为挺翁,所以自己不要出席,避免成为加分的棋子?若是如此,汤木就大错特错了,出席者的各区会代表为的是了解真相,方判断接受与否。若出席者就被归纳为挺翁,那不就是胡乱在他人身上贴标签嘛!汤木本身无意出席,一开始就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丑闻误会爆发,不是该听别人的解释吗?何谓不等别人的解释,就盲目地判他人有罪呢?!作为一党之地方领袖,先入为主已是不智,再来就胡乱贴标签,更是自以为是。在哪个阵营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还爱不爱这一个政党。若还对这一个政党有心有情的话,这一次的丑闻不是翁诗杰个人的事情,而是牵扯了党的尊严。



汤木的趁机奚落,其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嘿嘿,不出席汇报会,免得为翁诗杰加分。这类话语足以证明无论丑闻是否属实,我汤木就是倒翁大将, 就是不问是非黑白!之前有倒黄,今天来倒翁,怎么就不见得倒蔡?!因此,有些人对党的尊严就是不加理会,反而个人的隐议程才是加入政党的主要目的!

4 条评论:

匿名 说...

他倒黄,倒翁,也倒米.无奈!

匿名 说...

从巴生自贸区丑闻,到一千万献金疑云,翁诗杰和张庆信一如互相“掷炸弹”。其实,早在两个星期前,有人已经放出风声,说马华收了张庆信一笔大钱。至于数目,有的说800万,有的说1300万,也有的说给了800万尚欠500万。

亚罗士打区团团长、马青中委林文议,首个揭露献金疑云。有探子说,林文议是州团长王孙文人马,奇怪的是王孙文一向都挺翁,到底林文议有意还是无意呢?

张大人爆大镬,一众马华部落客,纷纷拔剑各自表述,反正正反两面都有。有的说,逻辑上有多处错误,何以马华会要求张大人捐款?马华凭什么要张大人捐钱?张大人何以要捐1000万给马华?

所谓包霸王机,看了两份飞机乘客报表,第一份报表,是今年2月12日,从梳邦飞到新山。奇怪的是,电子报《当今大马》那一份记录了3名乘客,中文报同一份却记录了4名乘客。
前面3人顺序为翁大侠、其新闻秘书林秀斌、随身保镖陈宥发。有探子说,第4人是林星豪,魏家祥的机要秘书。小道消息有传,林星豪、林秀斌“可能正在交往”。

但是,为何同一报表,却有两个版本?《当今大马》如果抢先拿料,何以林星豪不能曝光呢?

人微言轻 说...

总会长不是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召集特别汇报会呢?我们都住在柔佛州,又没有飞机,驾车飞上飞下很累的嘛!而且最少都要三架车飞,又要toll钱,又要油钱,还有饭钱,至少都要千二塊,我们这些穷区会,哪有那么多钱。况且‘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总会长,我们不上KL了我们精神上支持你。

糊涂侠客 说...

今天如果说是蔡细历被老张指责拿了一千万说是为了全国区会的活动基金,你说有人会认为是马华的事吗?还是这只是老蔡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