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有了利益,没了族群

昨天晚上,与一位大学的学弟在Saujana Impian共晋晚餐。言谈中,谈及了大学时期的校园政治,也勾起了自己在校园政治里打滚的回忆,那处处是角斗的岁月。

今天的马华处在多事之秋,党内外都遭受到空前的压力,华裔同胞质疑马华的代表性,党内同志的结党分派,种种的压力顶在马华各个头头的肩上。有些人为了在党内获取个人利益,打出悲情牌,冤情处处生,赚人热泪泪满襟。有些同志也破口大骂当权的一方,满口道义,其实也不是伪君子一个;当同志们大骂他人是伪君子的时候,是否有想过自己的主子也不是伪君子一个?满口责难他人边缘化,但是自己暗地里所使出的手段是否也是光明磊落的呢?背地里所做的事情与面对媒体的谈话有着天渊之别,见光死的都不说,建立悲情英雄形象的就要多说!



在大学内,经历了校园政治的洗礼,多位在马青当职的学长也是从国大校园政治提炼出来的产品。至于是何人,这里不便多提其名字。国大校园政治内,蓝派学生犹如国阵,也分为代表3大民族的团体或俗称之为政党,3党联合,组成联盟,竞选各个席位,问鼎学生会的政权。因此,面对校园政治,所该处理的不仅是面对学生(人民),反之还要面对自己团体(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内的政治角斗,还有面对友族团体(诸如国阵成员党)的挑战,反对党(青派学生)的监督,甚至是校方的刁难等等。

团体内的挑战犹如今日马华所面对的挑战,派系各立,各有拥护者,旗下猛将一列排开,架好阵势,一触即发。团体的常年大会也像马华党选般,争取各路人马的支持,以确定自己胜选。争取之余,你也会发现当年与你称兄道弟的同志,今日也许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利益,而离你而去,离你而去还好;若是来个“回马枪”,真的叫人伤痛,霹雳李某的回马枪就是如此地锐利。大学内,回马枪这一招已见怪不怪,自己曾被伤,也曾伤人。但是,是为道义而回马枪呢?或是因利益就有不同的诠释。记得在校园政治内,为一位频临从学生代表名单刷下的学弟护航,沿用所拥有的影响力,力保他上阵。他得到参选资格后,凯旋而归。也许忘了自己当初对团体和族群的承诺,权力和虚荣冲昏了脑袋,做出回马枪的举动,伤及了两位提拔之的学长。这类型人的出现,不是政坛奇事,机会主义者比比皆是。



团体内纷争开始,可看出同僚间的真面貌,正所谓乱世见忠臣。团体是民主建设之本,但若团体内的人士不爱党自身所属的团体却多番提爱这一个团体,这就是虚伪。爱自己所处的团体就必须尊重多数人的意见,必须寻找正确的管道来抒发意见,公开喊话只会破坏这一个团体的形象和命脉。作为一个学生的领袖,作为一个族群的急先锋,为的不该是自己的政治议程,相反地,应该把华裔生的权益和未来放在从政的第一大目标,也是唯一的目标。但是,可见现在的领袖对自身的权力和地位比较重视,若说没有政治议程,为何要硬硬地向他人寻求为人联盟内的协调位子?为什么要放下党的尊严,去祈求别人的施舍呢?那不是与卖党无别吗?今日得人恩惠,他日不是要被人牵着鼻子走吗?华裔同胞不希望看到一个代表华人的团体,去被友族组织操控,进而典当我族同胞的权益。改选过后,自认有机会升官,但当不被安排出任要职的时候,翻脸不认人,这一切是个人议程吗?后来又向大众公开放话,我不想要职。这种随时因局势而改变谈话的人,真叫人摸不着原则何在?



权力可以使人腐败,地位可使人忘了自己姓什么,这就是权位的魅力所在。野心看不透,私心摸不透,政治需要的就是以随机应变,就是随着机会的出现而应付改变。利益当前的时候,可以忘记何人提拔过你,使出任何的手段,一举将当日之师当成今日剑下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