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日星期六

分享Gadoh这套不出街的种族电影


昨夜,在朋友的邀约下,我来到了雪州民政党总部出席一场电影观赏会。这一部电影名为 “GADOH” ,一部以马来西亚三大种族的奥妙关系所主题的本地制作电影。故事内容是一所国民学校出现两班以种族区分的学生,华裔学生与巫裔学生之间的角力,这一个角力是以打斗来进行。故事剧本涵盖了许多种族之间的心里话,诸如“Cina Babi”,“Melayu Bodoh”及一些从小到大在脑海里对友族同胞的诠释都可以在这部电影里看到。



看完这部电影后,随即来了一个分享会。有一位印裔同胞的分享最为印象深刻,那便是:“When I’m in overseas , I’m Malaysian. But after came back to Malaysia, I’m Indian.”这一句话的确在我的脑海里打转了好久好久,原来在国际间的我们是那么地开放,但在本土上,我们还是死守着原有的思维。


虽然看完整部电影了,但我还是买了一片DVD作为收藏,也许可以与别人分享,让1 MALAYSIA的概念不是一个口号。里头有几个剧情让我印象深刻的,第一便是学生发生种族冲突后,作为老师的知识分子竟然提出以种族来区分班级;其二,便是戏中扮演教育部总监的角色,竟然不苟同学生合力演出的戏剧表演,因为戏剧演出表达了教育政策致使种族间的关系的失败。最经典的对白便是: “Kita diajar untuk mengikut ,bukan untuk difikir.”不但如此,这部电影也把现实中的各族家庭的对友族的看法搬上了电影。也许在现场的每一位观众,都有感而发,每一段对白是那么地熟悉,因为我们就是在这种教育方式成长,无论家庭或学校,甚至政治人物,都教导我们种族的利害关系。




在马来西亚的各政党上,无论朝野,无论多元种族政党或单元种族政党,都是离不开种族的框框。那些号称自己是多元种族性质的政党也不是为了赚取政治资源,而开拓新的政治斗争方向。若不,为何回教党的州务大臣会限制州内发展商必须保留50%的新建屋子给土著。难道回教党不是越过种族的藩篱,以宗教主导吗?为何还会有以种族区分的政策?公正党号称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为何华人难以在党选中脱颖而出呢?民政党奋斗多年的马来西亚人口号,为何其马来人的候选人竟然会在副主席之战中落败呢?也许那个候选人能力不足,但为何整个领导层都以华裔占大多数呢?




在马来西亚,种族的藩篱是因为利益。有些人根本不在乎什么种族的区分,但当面对利益的冲突的时候,他们宁愿打出种族的旗号来捍卫自己的权益。政党做不了改变“三大民族平等”的局面,因为无论在朝在野,都在依靠着种族政治来生存。倘若今天的马来西亚已没有种族之分,没有马来人特权,没有所谓的华教和Mara大学,多元种族政党还有斗争的方向吗?还有倡导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征途吗?到那时候,这些多元种族的政治资本将会变成垃圾和多此一举。因此,多元种族政党也在种族课题下寻找生存,若没有种族课题,这些政党都是多余的。至于单一种族的政党,过去52年的历史长河当中,我们已经“有目共睹”,种族课题就是他们需要的政治资本。若没有了这些种族极端的炒作,哪有今天巫统和马华的生存呢?


今天,不是肤色让我们看到我们的不同,而是因为政策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不同。就算1 Malaysia信托基金也有种族固打制,那是何等的讽刺啊?!


也许需要百年后,马来西亚才能达到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到了那个时候,也许没有了马来人特权,没有了固打的名词,也没有了华教的斗争,更无须填写表格内的Bangsa/Kaum,而是平等的马来西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