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星期五

要唱K,去槟城




吉打州民联政府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占宣布穆斯林斋戒月期间,所有的娱乐执照不得更新,也不可做生意。这样的一个法令颁布下来后,非穆斯林大为“震撼”,尤其是华裔同胞,更是惊慌失措。今年的斋戒月,正巧碰着大多数华裔同胞共庆的农历七月盂兰节,更是引发了宗教信奉自由的矛盾。

吉打州政府不得华裔的心,已经不是新鲜的事,毕竟吉打州回教党已三番四次地将实施以种族区分的政策,如70%新建房屋保留给土著的决定,致使许多发展商对吉打的房屋业却步。我尚记得房屋计划的不公,令公正党籍的林思年大表不满,甚至公开炮轰州政府。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吉打州政府的联合政府是由公正党和回教党组成,仅获一席的行动党不是联合政府的一员,但却是“友善成员”。因此,李源意并无法代表华人入阁,只能由公正党的两位华裔议员代表华裔,入阁当州行政议员。

谈回林思年这号人物,今天的报章报导,说他不理解为何吉打州前朝国阵制定了这项法令,但为何没有执行之。其实,林思年不是不理解,是选择不理解,这样影响非回教徒的法令可以执行吗?马华和民政还不至于那么地愚蠢,让这样的法令得以执行。



吉打州在斋戒月禁娱乐的课题上,民主行动党“真正老大”林吉祥说了一句最公道的话,“吉打州政府应重新考虑,并撤销1997年吉打州娱乐法令,更何况前朝国阵政府自此立法生效以来,至国阵在2008年失去州政权11年内,都从未落实过此法令。”是的,国阵政府从未落实过,也表示从未干扰非穆斯林在斋戒月的生活作息。

公正党籍行政议员林思年从没有官做的大吵大闹,到有官做后的维护回教党,替回教党美容的做法实在不齿。他一再地澄清此法令不是民联制定的,而是国阵。但事实上,人民关心的不是这项法令是谁制定的,而是关心他们在斋戒月的生活作息会否受到影响,是谁在影响他们的生意和娱乐生活。林思年说他承认此项法令对非回教徒确实不公,但他却建议要求娱乐业者自行向县属提出上诉。为何作为一个州的行政议员,而且还是他在认为“确实对非回教徒不公平”下,却无法在州行政议会,要求州政府撤销此法令呢? 还要老百姓一关一关地去闯,先把上诉交到县属,县属交到州秘书处,州秘书处才来处理。林思年,请你不要忘记,还有两个星期就是斋戒月了,要过那么多关,可以及时获得执照更新吗?!




幸好,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澄清槟城不打算实施这样“不入脑”的法令,否则$的话,阿兹占说吉打州人民要唱卡拉OK,就去槟城的话就无法成立了。槟城是一个旅游区,若是执行如此的法令,必定为旅游业带来巨大的影响。但是,处在吉打州政府管辖下的浮罗交怡就无法幸免,《星洲日报》打着标题,“交怡斋戒月没欢乐,吉行政议员说需遵守禁令”。这一切证明了一样事情,吉打州政府在斋戒月实施的禁令,不仅影响了非回教徒,也影响了旅游业,影响了依靠旅游业谋生的业者。

林思年需要斟酌的问题,不是把法令的存在推给前朝,而是要向人民交待,为何这被国阵“冷藏”多年的不利非回教徒的法令,会被民联政府搬出来用?!这才是关键所在,才是问题的纠结!

新闻背景:http://www.sinchew.com.my/node/212250?tid=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