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BERSIH的外围震撼

一场Bersih的游行集会,得到的震撼,远远地超越了催泪弹或发射水泡的威力。

面子书呈现一片黄潮,媒体人及面子书朋友的言论都偏向了支持Bersih。我不想讨论Bersih是否合法,也不想讨论纳吉的处理手法,因为那是两个都愚笨所造出来的闹剧。

来自槟州的老同学,对Bersih的支持,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更没有一丝的惊讶。毕竟老家都是民联的支持者,所以立场之鲜明剔透。媒体朋友的支持,倒令我有些意外。是的,每个人心中的都有属于自己的立场,但公开地发表自己的立场,是否让自己的职业操守,公平报导和中立的立场受到了质疑呢?若是《当今大马》的记者朋友,我尚可理解,毕竟《当今大马》是一家不会刊登“支持中立立场”文章的网络媒体,他们只会刊登那些“支持上街示威”的文章。我不晓得该不该认同《当今大马》获得“公平及据实报导”的美誉,因为我的文章“两代人对示威的看法”没有被刊登,这不是第一次了。

最大的震撼,便是来自昔日的政治同僚。原来离开了马华的这个大家庭,就可以对政府和党团作出如此严厉的批评,这张脸要如何自处,我想了好久,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要表达的含义,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人曾经问我,那些曾经在“马华旗帜下,马华大门前,咽下马华党饭”的昔日同僚,今日怎可对党团说出如此刻薄的批评呢?这问题真的问倒我了。

做人要有些道德,就算本身对某件事情的立场多么地强烈都好。在立场与道德之间,选择平衡点,不要过了线,让人看笑话,也耻笑自己是一个不念旧情的人。粗俗一些来说,不要忘记是谁来喂饱自己曾经挨饿的肚子,除非你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我坚持认为,昔日雇主如何地是好,也不该公开批评昔日老板,就算今天你已有新的顶头上司或新的立场都好。立场会因时事的发生而改变,但自身的道德和品格却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要因当下的立场,坏了自己一辈子的名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