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该为社会乱局道歉





最近一个BERSIH闹得整个社会天翻地覆,BERSIH的目标鲜明,人民给予的支持也无可厚非,毕竟只要一个公平且干净的选举。净选盟号召者安美嘉说,她希望政府成立皇家委员会,让人民可以接受的人选成为委员,这一个说法才是真正的不拐离BERSIH原先的目标。





面子书出现多个录影画面,证实警方的确对医院发射催泪弹和水泡,这画面是否属实,且让我们等待内政部长所谓的证据出炉,方做决定。但是,若所有在面子书出现的画面是真实的话,请容许我说一句:“说谎不是我们的文化。”警方及有关部长应该就撒谎,向社会民众道歉。





在谴责政府和警方的当下,也请容许我鞭挞示威者打扰病人休养的举动。我看不到什么原因,在我们指责警方向医院发射水泡和催泪弹,打扰病人休养的当儿,我们不谴责示威者闯进医院的行为。据医院保安人员的说法,近千人同时涌入医院,这一个举动也是对在医院养病的病人带来打扰。也许有人会说,若不是警方施压,示威者也不会跑进医院。坦白说,这说法是成立的,但我们必须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而净选盟也该为此道歉,毕竟他们没有很好地控制示威游行所带来的可能后果。





站在对病人关怀的角度,两方都不应该因为各自的政治斗争和执行任务,而破坏了医院的安宁。我这里不想维护任何人,但只希望大家站在一个关怀病人的角度去审核两方的举动。







民主赋予人民权利,即为人权。但,人权在得到法律的维护下,也必须在法定之下进行斗争。当选委会于6月20日抛出橄榄枝,要求与净选盟对话的时候,以取代街头示威的行动,但净选盟拒绝邀请。对净选盟来说,走上街头是唯一的出路,也是唯一的选择。我始终认为示威行动是一项展现人民力量的运动,但不会带来正面的效果,除非净选盟要求的不是干净的选举,而是“激起民愤”。安美嘉执意示威,号召万人聚集首都,为的就是呈交备忘录给最高元首。但,安美嘉在709大游行前,早已见到最高元首,但却没有呈交备忘录。因此,709示威行动并非想呈交备忘录给最高元首,而是一场展示人民力量的集会,也勾起国际社会对马来西亚的“注意”。






我们无法否认选委会的“选民册”出现太多的弊端,但这是否是当权者的滥权所致,我们不能断然肯定,也许是公务员的惰性致使,毕竟公务员这体系,我太了解了。但,政府应该针对存在的弊端,作出改革,而不是一直否定之。





BERSIH的8项诉求应该寻找正确的管道去执行,我坚信安美嘉可以再见到最高元首,若她愿意这么做,而不是持续地被民联或想从中捞取政治本钱的人所骑劫,模糊了整个净选盟诉求的真正目的,让老百姓无辜受累。除非安美嘉根本就拥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否则的话,若一心想要选举改革的她,绝对不会让这8项诉求石沉大海,而在BERSIH举行后,另辟一个战场,捞取另一场的政治本钱。我希望安美嘉知道自己对外公开的立场和人民寄托于净选盟的希望,非所有支持净选盟的人民都支持民联,因为他们要的是公平的政治竞争舞台,也非所有的国阵支持者同意政府这次的处理手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