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行动党+公正党vs回教党






吉打州回教党政府州务大臣说,撤销娱乐禁令是他与吉打州华人大会堂理事对话后的决定,而这项禁令撤销的第一手消息是来自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的消息则来自吉打州巫裔回教党行政议员,而非公正党的两位华裔行政议员。吉打州州务大臣更坚决地否认,曾经以电话或面对面的方式,听取行动党领袖林吉祥或卡巴星的意见后,所作出的决定。






从这一个撤销禁令来看,我们可以从这场回教化政策的闹剧中,看到了两个启示。一,回教党坚决不向行动党低头,甚至不把公正党华裔领袖放在眼里。二,回教党的回教化政策是一个不曾改变的事实,而且是比巫统的回教化政策更影响我们非穆斯林的生活。








回教党坚决不向行动党低头,也不把公正党华裔领袖看在眼里。事实上,对回教党来说,他们更在乎的是“对行动党低头”的课题被炒起来,因为巫统将会利用此课题在马来社会抨击回教党,向华裔政党磕头。当然,这把戏也常常发生在行动党与马华的身上,行动党也嘲笑马华对巫统唯命是从。其实,政治就是如此。行动党和巫统都利用同样的手段,在各自的族群社会,炮轰敌对阵线。吉打州公正党华裔领袖是“傀儡”的说辞,其实也非无风不起浪。吉打州政府的华裔代表自然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州务大臣对他们的态度也自然不过。






回教党的回教化政策在回教党每一位党员的心里,其实都是一种坚持和信仰。他们坚决相信回教党若与其他民联成员党执政后,必然可以在中央实施回教法,因为以全国穆斯林占大多数的比例下,回教党认为在中央执行回教法,是可以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尤其是早前独立调查中心所调查出来的结果,有75%以上的穆斯林青年是认同可兰经取代联邦宪法的,这将成为他们在未来主打回教化政策的强心剂。我们可以认为回教党无法独立执政,他必须依靠行动党和公正党,才能组成联合政府。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地一点是,回教党虽无法独立执政,但他却有能力影响国家政策,如果该党在国会的议席是多过公正党和行动党,而且只要回教党一天认为该党领袖比民联其他成员党的领袖更有资格担任首相对话,那回教化政策的说法依然存在隐忧,且让我们看看吉打州政府的施政就可以理解其中。若大家认为霹雳州由回教党籍的尼查担任州务大臣,没有任何的回教法政策,那是愚昧的说法,毕竟回教党在霹雳州只有6席的州议席,而以华裔占多数的行动党是坐拥近20席的州议席。因此,回教党在霹雳州是属于民联内的小党,无法拥有真正的话事权,更别谈回教化政策。






回教党若强大,回教化政策的实施是无需质疑的,毕竟回教党的执政理念就是成立回教国,非马哈迪时代的回教过,而是以可兰经取代联邦宪法的回教国。行动党和公正党呼吁人民支持民联,但一边厢,两党必须对回教党的政治理念加以“克制”,否则的话,回教党将会成为民联执政中央的最大绊脚石。不然的话,行动党将重蹈1999年的历史,宣布退出替阵,因为回教党为了赢得登嘉楼,在行动党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出《与回教并进》的竞选宣言,主张《可兰经》及《圣训》言行法规为基础的政府,也意味着全面回教化整个政府体系,此举吓走不少华裔选民,但该党却赢得了登嘉楼州政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