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两种族制的槟州议会




第12届全国大选后,槟州国阵华基政党被行动党和公正党打得落花流水,惨败收场,连槟州国阵主席兼时任首席部长许子根也败得凄惨不堪。除了巫统在上阵15席中赢得11席外,其他议席都败在行动党和公正党的手中。



依据2008年大选的分配,巫统竞选15席,马华10席,民政党13席及印度国大党的2席,总共40席。在40席当中,若国阵与民联各赢得20席的话,那就得抛硬币来确定执政者,但这样的政府随时都会垮台,尤其是马来西亚的政治青蛙特别多的情况下。不过,话说回来,若说国阵可以与民联在槟州议会分庭抗礼的话,那是贻笑大方的笑话。


当然,政治没有绝对,任何一方想要安稳的执政,至少要有21对上19的多数议席,否则的话,政权危矣。依据现有的槟州政治概况,民联以29席的多数议席,以绝对超优势的姿态执政,虽然比起槟州国阵曾经的风光,仅留一席给行动党的情况,还差得远,但绝对是创下有史以来的最佳突破,至少对火箭党是如此。




槟州子民给行动党百分之百的支持,这是不健康的。当年槟州议会反对党有个彭文宝在州议会监督州政府施政,也好过现在的情况。槟州自308后,为何会出现许多种族对立的情况,如光大狂人发表“首长种族主义”等等的言论,巫统也不时地炒作种族课题,只因槟州州议会是一个种族对立的政府。






在行动党与公正党拥有20位华裔议员,外加5位印裔议员,总共拥有25位非土著议员,仅剩的民联马来议员只有4位。在这样种族对立的政府中,很多巫统议员揭发槟州民联政府的弊端往往只会在马来报章广泛地报导,但行动党就利用这样的报导,在中文媒体方面,传达一种马来报章打压槟州民联政府,进而激起华社和印度社群对这以非土著为主轴的州政府的同情。



事实上,很多关于槟州民联政府的施政,招到反对党议员的监督和质问,但这些新闻都流于马来媒体和英文媒体,鲜少在中文报章广泛地报导,这与中文媒体的记者素质有关,即无法以巫英文流利的沟通,进而报导可以操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华裔议员的新闻。



当然,槟州现有的种族政治对立,只会让民联州政府的施政流于表面的大好环境,却鲜少知道槟州民联政府背后的施政手法,除了黄泉安质问的廉价房屋计划外,极少看到华社得知民联另一面的施政。虽不敢说民联施政有弊端,但无人监督的政府,腐败就产生了。因此,若要解决槟州政府种族对立的情况,还槟州华社一个健康的政治氛围,槟州子民应保送马华或民政的人民代议士进入州议会,让马华或民政的议员从华社的角度去监督民联州政府的政策,否则的话,仅靠巫统单方面的角度,去监督林冠英的政府,将会让整个州政府处在种族对立的情况。此外,也无法真正地让全体槟州华社监督这以华裔为主轴的州政府施政。


据消息称,马华最有望突破行动党围攻的州议席,非高渊国会属下的爪夷州议席莫属,也是马华中委陈清凉在上届蝉联失败的州议席。从有关选区的种族分布来看,马来人占21.06%;华人占55.63%;印度人占23.09%及其他种族占了0.21%。从如此的种族分布来看,这是一个混合区。虽华裔超过百分之五十,但相较于槟州其他州议席,这算是华裔较少的选区。此外,民政党也有两个选区属“有希望”的选区,即武吉丁野和班台惹野州议席。





既然槟州华社认定了行动党是槟州政府的不二选择,也应该 保送少数的国阵华裔议员进入州议会,以防种族对立的政治在槟州产生。作为政治敏感度最高的槟州子民,槟州子民应该把健康的政治气候带入槟州社会。记得当年槟州华裔是坚持“国投反对党,州投国阵”的原则。



如今,槟州子民应该贯彻当年对国会的期许,让一两个华裔国阵议员进入州议会,乱一乱州议会也好。虽说是乱一乱,其实健康的政府应该有另一方在监督,就好比民联一直倡导的“两线制”,但在槟州现有的政治局势,不是“两线制”,而是“两种族制”。因此,要有效地贯彻两线制,保送国阵华裔或印裔议员进入槟州州议会是必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