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喜欢说"bo hood"的黄伟益



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兼光大区行动党州议员黄伟益针对槟州国阵内部的人事更迭,做出了激烈的反应,也对民政党一众领袖奚落一番。以下是黄伟益对媒体发表的谈话:

“如果说许子根和黄万河bo hood,邓章耀也一样bo hood。他为何可以被委任?还不是要向巫统的政治霸权屈服及唯命是从?”

黄伟益啊!黄伟益!你这首席部长政治秘书兼光大区州议员没有其他事干了吗?何必去批评人家的家务事呢?难道你不明白“清官难审家务事”吗?虽然我们都知道你是槟州除了首长林冠英以外,最为“清廉”的清官,但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干你什么着啊?

在槟城,稍微对槟州发展有些期望的老百姓,都希望“槟州议会两线制的成型”,这不也是行动党一直高喊的口号吗?既然要求全国人民成全民联的“两线制”,那黄伟益也无需对槟城国阵的人事更迭有任何的意见,毕竟强大的反对党才是人民的“福气”,至少有人监督的政府,才不会出现贪污腐败,这也是民联一直倡导的政治理念,不是吗?为何轮到民联执政的州属,行动党就不愿意看到反对党的强大呢?当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政治规则,没有一个执政者愿意看到反对党的强大。不过,在行动党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不同的立场,却有相隔甚远的政治立场,这就是所谓的“换了位子,换了脑袋”的最佳写照。

此外,人民应该为政治人物的言行操守,加以鞭策;我国政治操守已走向台湾陈水扁当总统后的粗野政治时代。黄伟益和丘光耀的煽动演说,无疑可以吸引很多年轻人的目光。但是,这是我国推崇的政治文化吗?作为行动党盟友的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绝对不会对政敌爆粗,甚至做出人身攻击,诅咒别人的生殖器官等,这是有辱品格修养的。

黄伟益批评民政众领袖bo hood, 但黄伟益是否考虑过这些领袖都是人家的父亲和孩子,遣词用词是否过于缺乏修养。黄伟益应“得饶人者且饶人”,“花无百日红”,别在得势之时,将傲气和锐气,发挥得“淋漓尽致”,且放一条生路给人走走,毕竟赶尽杀绝并非好事一桩。

汉代时期,刘邦认为“江山是马上得来”的,难道行动党的江山是从爆粗文化上得来的吗?臭骂人家的祖宗十八代,将人家的生殖器官搬到嘴边,奚落他人,难道这是行动党唯一煽动人民情绪的妙方吗?

与行动党相比,公正党华裔议员较为温文儒雅,理智问政,推出种种的数据,来监督政府的施政。至于马华和民政党领袖,对行动党的无礼谩骂,除了报警了事外,再也不做出任何同等的低俗回应。但是,这将会被老百姓,尤其是新一代的年轻选民,诠释为怕事,贯上委屈求全的窝囊废骂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