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7日星期日

回首308后的种族政治



2008年政治海啸后,朝野政党为己党的未来作出一系列的盘算。初当执政者的,正拟定未来的政策和人事安排;在大选中,败得一塌糊涂的政党就开始寻找“转型的方向”。



308政治版图的改变,让在朝的马华开始思考,是否该走出种族政治的框框,迈向多元种族政党的改革方略;而就在那时候,全民开始呐喊“摒弃种族政治,多元思维才能抗衡极端”等等的口号。



2008年的国庆日当天,甫当选峇东埔国会议员的安华曾经就916跳槽事迹,发表过“国阵议员是决心摒弃种族政治,支持倡导公平理念的民联”。在执行916变天事件前,安华堂而皇之地以“摒弃种族政治”的旗号,来吹响变天的号角。可见当时,摒弃种族政治的旗号带给全民,尤其是非马来人多大的希望。作为存在半个世纪的华基政党-马华也被这口号乱了阵脚,认为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是一个过时的历史名词。





3年多过去了,公正党前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就在他的回忆录里提到,916变天确有其事,但更多的916变天的“顾虑” 却是在种族政治作祟下操作。赛胡先阿里说大多数愿意跳槽的国会议员都是非马来人或非穆斯林土著,而为了巩固“马来人的支持”,民联认同新政府的成员应由马来人或穆斯林为主。因此,他们才开始把橄榄枝伸向巫统的议员。这也直接地否定了民联所倡导的“摒弃种族政治”的理念,“美丽的口号带来无数的希望,谁知那是横梁一梦”。



在马来西亚这年轻的国家,从种族政治起家,要一时之间改变整个国家的政治根基,即“摒弃操作已久的种族政治”,走向不论肤色的国度,那不是民联或国阵可以一朝一夕能实现的执政策略。若民联可以改变种族政治的格局,当雪州政府委任刘秀梅为雪州经济发展局总经理的时候,就不会受到党内人士的反对,进而致使提早重组人事,委任马来人出任该职。此外,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为了让槟州政府体现三大民族的政治分享,也首次委任印度人出任副首席部长。倘若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得以实现,在此理念下,无论什么人出任首长或副首长,都可以超越族群的方式,照顾各族人民,何必多此一举,去委任印度议员来担任副首部长,进而美化槟州多元政府。




当行动党的非穆斯林议员多过公正党或伊斯兰党的时候,却因州宪法的规定,无法让非穆斯林担任州务大臣,进而让占少数的伊斯兰党穆斯林议员越级,担任州务大臣。况且民联执政霹雳州期间,也没有提呈修改州宪法,让非穆斯林或非马来人也可在符合民主程序下,出任州务大臣。这显然证明了民联也无法一夜之间,改变国人的“马来主权”的思维。


身为非穆斯林的同胞们,必须认清一点,这个国家需要的是全体老百姓同步改变,不再将宗教作为执政理念,不再把肤色和文化背景视为一种跨不过去的藩篱,这个国家才会走向肤色盲(colour blindness)的时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