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别把政治带入校园


教育在马来西亚被政客政治化,已不是新鲜的课题。马来西亚的多元教育,在贯彻政治权力分享的种族政治中,已成为了一项朝野竞逐的平台,更利用教育平台来为自己争取政治筹码。

马来西亚华社在筹办华文教育的工作上,比起南洋任何的一个国家,甚至欧美等地,是受屈一指的。除了政府的开明政策”(接受各源流小学)外,还有华社对华教的坚持和苦心经营。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华教是马来西亚华社的第二所得税等等的言论,直接说明了马来西亚华人对教育的要求和重视。每一所小学有自己的冷气礼堂,而淡小和国小却是把所有课室的分隔墙打开或把草场当成每周开周会的场所,没有空调的舒适,此情此景足以证明华社对学习场所的设备要求。

华社对教育的热诚和重视,是朝野华基政党所关注的重要因素。朝野政党,谁争得华教人士的支持和站台,至少获得了形象上的胜利。因此,朝野政党无论在教育制度拨款和政策上,都不会忽略华教这一块;相反地,尽可能借用教育的平台,为自己的政治理念宣传一番。

近日,太平华联独中董事长黄章兴痛心学校沦为政客战场,并宣称自己无法保护学校,愤而辞去董事长一职。言语中,黄章兴点出两个重要事件,让他很无奈,即受邀请的贵宾被敌对政党臭骂;其二便是某政党党员在义卖会上,穿黄衣拉起支持华教的横幅。同时,黄章星也点出了现有的社团文化,有给某位YB上台致词,我们才出钱,让政治超越了教育的不良示范。由此可见,我国的政党两线制已走向台湾陈水扁出任总统后的时代,台湾计程车司机宁愿不载客,也不载一位与自己不同阵营的乘客,把对方臭骂一顿后,再赶下车子。

针对黄章星的言论,太平行动党国会议员倪可敏第一个站出来回应此指责。行动党等人购买一千令吉的礼卷和专程带太平老人院20名孤老参与其盛,此举是值得表扬的,也该是各政党及社团的典范。不过,倪可敏绝对不能因此而合理化行动党党员以身着黄衣,拉支持华教横幅的举动,该党带有政治宣传的意图,进入校园宣传其理念。这将在和谐的求学校园,制造出仇恨的心态,让校园成为政治角力的战场之一。

随着此新闻出街,有人说黄章星是马华党员。不过,在这课题上,无论黄章星是否带有政治背景,黄章星所发表的看法,是中肯的。在教育课题上,教育必须超越政治,这可是黄章星说的,难道倪可敏不认同?倪可敏劝黄章星别受某政党利用;但是,行动党却在消费华教,利用教育平台,尤其是独中教育的课题,发扬该党的政治理念。

十月末时,马华雪州妇女组署理主席黄淑华出席仁嘉隆一神庙宴会,遭一名男子泼酒和挥拳击中后脑;同样地,太平华联独中董事长口中的贵宾遭到敌对政党的臭骂事件,这两者之间直接告诉我们,今日的政治是何等地缺乏修养和尊重。

华文教育强调礼、义、廉、耻,灌输儒家思想,优良传统价值观,为人处事的道理,在推崇华教工作的社团及政党领袖,也该以同等的品格修养,去发展华文教育。无论朝野政党或社团领袖,只要诚心诚意地为华教贡献,都应一视同仁。华社愿意看到在两线制的政治局势下,华教可以获得更实际的协助,而非利用教育平台,以达致政党或个人的政治宣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