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大家都在收买人心



马华中委会议决派发100令吉于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以及200令吉于党员新生婴儿,这一举动无法摆脱抄袭槟州州政府政策之嫌,也间接性认同槟州政府的民粹政策。

张念群说:“这是史上首遭,一个党主席给钱党员。我觉得,这是在他们的政党制度化金钱政治。”张念群也点出,民联州政府与马华所做的事情有别,那就是照顾人民是政府的职责。

张念群所言不虚,照顾人民是政府的责任。但是,在行动党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惠民政策”中,为何必须列下“领取援助金的人士必须是槟州选民”,而不是槟州子民呢?林冠英的100元援助金的发放,若是从照顾人民是政府的职责的意愿出发,就应该从“只要是居住在槟州的子民”就可以获得州政府所发放的100令吉援助金。同等地,林冠英的“宝贝计划”不也是列下了父母其中一人必须是槟州选民,这不也该说是槟州行动党在州内“制度化金钱政治”吗?虽说张念群面不改色地把两件事情在同一个出发点上,企图合理化槟州政府的政策,批评马华,但事实上,两者的做法不尽相同,都是拥有政治议程。(*不要说别人收买党员咯,你不也是在收买人民吗?!)

马华发放100令吉给为党贡献良多的党元老,以及200令吉给初生婴儿的做法,无疑这是该党内部的政策,看起来好像不干行动党的事,但无奈行动党还是喜欢凑热闹。

记得槟州政府一众领袖在砂劳越州选的时候,曾说“当国阵执政的时候,没钱赚;民联一执政,不但有钱赚,还有钱派”;如今,马华也可以说“我们不需要四处向党员筹钱,也还有钱派,你吹得我着啊?”

“张念群质疑马华如何每一年耗资3000万令吉向党员派钱”,在这问题上,也许张念群不晓得马华苦心经营多年的党产,如华仁控股的投资臂膀,拉曼学院和大学,马华大厦,星报等等,已上了稳健成长的轨道,足以应付3000万令吉。当然,若张念群认为马华在政府是没有影响力的话,那也应该不会质疑马华是党库通国库,也相信马华是靠真材实料,打拼事业,才有今天庞大的资产。

同时,行动党倡导“以党员养党”,该党应利用所筹得的资金,学习马华苦心经营,至少不需要一直向党员或出席行动党活动的来宾筹款。(2007年,笔者也“无奈地”在众目睽睽下,勉强捐过钱给行动党。)

还有一个小建议,张念群也许该为贵党想个法子,如何让行动党党员超过30万(可能真的有30万了),以行动党的“以党员养党”的方式,让每一位党员捐款一百令吉,以达到3千万令吉的额外资产。在这样的情况下,行动党也可为来届大选的竞选经费问题,省却不少烦恼。(*何必担心人家没钱给,应该担心自己没钱花咯!)

马华推出“一个马华医药基金”和“一个大马文化奖”,也换来张念群的批评。“一个马华医药基金”和“一个大马文化奖”的出发点是好的,在张念群的认知里,只有当政府才能为这社会奉献,反之,就只能永远当反对党,永远地出张口,批评政府。

作为一个为国为民的政党,除了在政府行政中,推出种种的利民政策外;政党也该扮演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的角色,如社团,宗教团体和青年团体等等,在社会各领域发挥其作用,马华作为“一个马华医药基金”的领头羊,从此计划中,也惠及许许多多贫苦人士,让贫苦人士获得良好的医药治疗。难道这不符合一个政党“以民为本”的基本目标?难道只有当政府,才可以作好社会工作?别忘了,马华虽在某选区败选,也不会把服务中心关闭的政党,不是赢了大选,才能做事的。*张念群不妨去看看廖润强,叶炳汉和何启利依然在服务沙登选民咯!

在此事件上,笔者认为两者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槟州政府收买人民的心,马华收买党员的心。当然,笔者不太愿意用“收买”的字眼,与其说收买,不如说成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终的目标就是捍卫各自在这国度的政治力量。你有你做,我有我做,何必互相调侃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