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公务员是政府的负资产?




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终于在“千呼万唤”下,摊在世人的眼前。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与过往数年的报告无大差异,弊案连连,人民也对此报告麻木,也懒得生气了。这种现象也说明了稽查报告没有给人太大的惊喜,也幸亏没有太大的惊喜,否则的话,安华在稽查报告出炉前,曾发表该报告经过“修补”,方能见人的谈话,将会成为民联新一轮的政治攻击。




撇开政治不谈,连年总稽查司报告所出现的种种弊端,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所揭露的弊端都是在政府采购货品上,出现了购买价与市价的极大落差。海洋双筒望远镜在合约上未列明品牌和类型,但合约价格却是5万6千350令吉,而市价只是售卖1千940令吉,差额高达2805%。这是难以置信,而且是非常荒唐的数字。





就此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的出炉,反贪委员会开档调查其中的36宗弊案。过去数年,年年听到反贪委员会针对总稽查司报告开档调查,但鲜少听到任何针对弊案所作出的提控,除了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弊案。事实上,大部分的弊案都涉及政府公务员的权限范围,各部门旗下之附属部门主管,必须为采购失误,负起最大的责任。




曾在政府部门服务的人士都了解,政府机构的行政事务都由各部门的秘书长为最高的领导人,而部长或副部长的责任在于政策的制定和监督。至于执行这一方面,部长和副部长不完全参与其中,顶多只是监督。因此,政府公务员在国家转型计划或种种的政策执行下,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倘若公务员不给予合作,就算赢得政权的政党领袖也得向公务员“俯首称臣”。好比当年民联夺得雪州政权时,曾埋怨公务员不合作,导致州政府的行政受影响。槟州行动党政府也深知此道理,当中央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发放花红后,也尾随其后,发放800令吉的花红于公务员。






由此可见,庞大的政府公务员体系是国家经济和政治转型的最主要挑战。如今,公务员的错,都是国阵政府的错;而部长所制定的政策,未必获得公务员的全力配合,这就是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最佳写照。为何会出现如此现象?国家公务员赏罚制度不够全面,而且带有“姑息养奸”的错误印象。举个例子,赵明福案件中的3位执法官已经严重地破坏专业操守,但他们只是停职,以进行内部调查。皇委会的调查还不够?还要内部调查?



公务员的赏罚制度必须明确地列明,“公务员是铁饭碗”的刻板印象必须清除,这是公共服务局必须迫切对国家现有的公共服务体制所作出的改革。否则的话,总稽查司报告的连年弊案,将会继续地拖垮国家,成为政府的负资产。无论是民联或国阵执政,公务员体系的内部问题都是一项严峻的考验,而总稽查司报告揭露的不仅是部门的弊案,也暴露了公务员体系内的贪污腐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