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别让暴力羞辱华教



作为华教培养出来的孩子,我对华教有感恩之心。小学念完华小,中学也在国民型中学毕业,也包括大学先修班的课程,都在国民型中学进修。从来不曾接触除了华小以外的学生,也不曾踏入国小或国中,我从来更不知道国小或国中的孩子在怎样的一个情况下上课,也不知道他们开周会的时候,是没有华小富丽堂皇的大礼堂。我只知道每个学校都有礼堂,无法想象没有礼堂的学校是怎么一个模样;更无法体会没有机会再大草场踢球的失落。

当我进入大学以后,因为认识了马来同学,有机会与他们接触;也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生平第一次走入国民小学,即大家俗称的马来学校,我才知道自己在华教体系下,是多么地幸福。我一直对华社在教育上的坚持,给予深深地感激,也对华社那一份“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精神,敬佩不已。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常说要搞普渡筹款晚宴(俗称七月鬼节或盂兰节),筹款给某某学校建礼堂或三层楼新校舍。也许就是这一份华社对教育的坚持精神,我们可以看到比马来学校更高的课室大楼,我们可以看到装有空调设备的大礼堂。



325华教救亡大会,作为华教培养出来的孩子,我没有反对的权利。但是,这一天的救亡大会,看来让人很无奈。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早已知道会被众人喝倒彩,也知道有人会对他不友善,但他基于对华教的坚持,他决定出席该大会。很不幸地,他被人丢掷水瓶和宣传单。也许魏家祥并没有被打或殴伤,但相片中那位已触碰其脸颊的人士是带有恶意的动机,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却不能因此而合理化这种暴力行为。



作为政治人物,魏家祥必须坦然面对,但这不代表民众应该对他做出不敬的举动。华教精神以孔子的儒家思想,作为教学的最根本概念,所谓的“礼义廉耻”,在对魏家祥发出种种的挑衅和粗暴对待后,这些民众还有颜面告诉大众,他们在捍卫一个以“礼义廉耻”为教学根本的教育体制吗?现场还有很多孩童出席,难道这就是教导我们下一代的写照吗?我们要教导我们的孩子,以暴力来捍卫对的事情吗?



民联年轻领袖在微博发表了这样的一个说明,“其实昨日325华教救亡大会,根本是一个和平、合理及理性的集会,绝对没有必要为了魏家祥的苦肉计,模糊了大会的焦点”,这一句话很熟悉,似曾相识出现在国阵领袖的口中。苦肉计的说法,显然地体现这位年轻领袖的资历不深,报章连环图报导魏家祥如何遭受攻击和羞辱,明显地,这不是魏家祥自导自演的苦肉计,而是有民众以具有恶意动机,对魏家祥做出挑衅。

社会充斥暴力,以暴力来解决事情,难道这就是所谓民主改革或改变必须做出的代价交换吗?我们可以以和平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不满,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暴力性的攻击手法,来宣泄心中的不满。大马社会的改革,已走向暴力,而并不是我们一直向往的成熟和理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