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中国报》霆院声声:社會運動,國陣忙接招


踏入2012年,我國迎來了數場“社會運動”,每一場的社會運動對納吉政府來說,都是場場硬戰,尤其是華社這一塊。一月份的“釋放安華”大集會,二月份的“綠色盛會”,三月份的“華教救亡大會”,還有網上謠傳于四月份進行的“淨選盟3.0”大遊行 (但已遭安美嘉否認)。看來納吉政府在來屆大選舉行前,將會面對一連串社會運動的衝擊,無可否認,醜聞或沒有事實根據的污蔑,也將在大選來臨前,一一地被民聯操弄。
社會運動的主要目的,在于改變社會現況,讓新的觀點和價值觀不斷出現,並取代舊有價值觀。有了社會運動的刺激,將會讓我們的政府,積極地實行改革和修正相關政策和方案。然而,馬來西亞的社會運動,卻與政治運動有利益衝突的現象,政治運動的終極目標,在于獲得執政權。
常遭政黨騎劫
我國的社會運動,在非政府組織推動下,常遭到政黨人士騎劫,變相成為政治運動。政黨的參與與支持,有利于訴求的傳達;但同時,也讓政黨人士可通過社會運動,進行政治運動,進而向執政權挺進。
剛過去的“325華教救亡大會”,是主要社會運動中,最為成功的一場。主辦當局控制橫幅內容,堅決阻止行動黨人士橫拉不獲批准的布條,還一度與該黨人士發生爭執。雖然“華教救亡大會”的焦點被模糊,一些人士以魯莽的態度,破壞整個大會的焦點,但無損大會議程的執行。
一連串的社會運動,是民聯延續支持力量勢頭的其中方案,也是老百姓咖啡店或飯后的閒聊話題,更是網民爭相“發表偉論”的主題。民聯只有控制著“鞭撻政府”的輿論,為“反政府”的情緒保溫,才能處在有力的位置,與國陣在來屆大選一決高下。不過,很遺憾地,參與數場社會運動的各民族比率,顯然地失衡,課題的發酵也停留在特定族群中,如綠色盛會的75%華裔,和佔大部分華裔的華教救亡大會。連網友都質疑某族群對環保課題的關心程度和認知。
因此,民聯若要在來屆或未來數屆后的大選,奪下中央政權的話,需要凝聚的是各族群的力量,淨選盟的社會運動,就做到這一點。如果民聯單靠華社的支持,顯然地就只能如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所說的──“在檳城稱王”。
发表评论